野驴网 首页 出境游记 亚丁 查看内容

遇见亚丁三神最正点的一面 ——骑徒穿越尼汝至尼公顺览泸沽湖

2018-12-2 15:44| 发布者: travel2012| 查看: 176| 评论: 0

摘要: 横断山,路难行,车轮起,马儿惊;层峦高洁神峰现,山转水长女儿情......自从G君带孩子去过尼汝徒步,这条中等强度的徒步线就进入了我的视线,看着那高山草甸,有骑的可能性。时间飞快,忙于各种世事,这线慢慢被留 ...
横断山,路难行,车轮起,马儿惊;
层峦高洁神峰现,山转水长女儿情......

自从G君带孩子去过尼汝徒步,这条中等强度的徒步线就进入了我的视线,看着那高山草甸,有骑的可能性。时间飞快,忙于各种世事,这线慢慢被留在电脑里,今年终于熬到小囡升学,和丙察察的几位老友闲时商议,好久没一起骑车了,来个小长途吧,一开始是计划了泸亚线,种种原因,最后把视线重新放到被我搁置了的尼汝线。 常规的尼汝线,一般从尼汝村上到南宝牧场即回,穿过原始森林,小路溪径,上到高山草甸湖泊,该有的景色也有了,该爬的坡也爬了,也能体验露营一晚。但在山的那边,另有一个引力点总是勾引着驴友的心,那就是亚丁三神山,从南宝牧场向东北延伸,下到新寨河谷,翻过两道山梁,就来到尼公河谷,这里有路通往卡斯村,卡斯进去,就是闻名的卡斯地狱谷,穿过地狱谷,就是洛克当年亲往的亚丁三神山。由此,这条连接四川云南两个地界的古马道,成了驴友探访尼汝和亚丁的捷径。每年都有一些驴友,穿过尼汝到尼公村,坐车到卡斯,去朝拜亚丁神山,可谓一举两得。
好吧,这条线经典,你走就走吧,为何要带个单车那么累赘,带车负重能走出那样的大山吗?可我不是心血来潮乱来啊,尼汝山路是前年就考察过,有部分可骑路段,穿越到尼公以后,就是公路,自然是骑车的天下,去哪里都方便,北上80公里稻城亚丁,东南而下百多公里是丽江以及泸沽湖方向。几次穿越以来,包括翻越大牯牛、横穿哀牢山,有密林小道推车想屎的痛苦,也有出山骑行便捷的爽快,骑徒这种方式,慢慢在心里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就是在体力允许的情况下,获得旅行中目标和能力的较好平衡。骑徒的方式,适合2~3天较短的路程,适合不用冒险开路的山况。单车像一位伙伴,有路她带我,帮我驮行李,没路我扛她,带她看风景!
经过讨论和考量,召集的队伍分成了两队,@老倌他们一行六人先行,国庆假期重装徒步尼汝-亚丁线,带回了路况和美景,也带来了顾虑。“不适合带单车”“雇匹骡子吧”,老友的关心劝告,让我心里忐忑不安。准备骑徒的疯子只剩下@铃铛哥和我,还没上前线,已经被敲了一警钟。本来想错开大假和延后日期,为了看更好秋景的我,此时成了骑虎难下。不过凡事总有两面性,先行者的劝阻,给了我们更多提醒,注意相关的事项,做了几个备用路线和方案,尽量地减轻行李负重,也做好了雇马的准备。最终两人相互打气,还是决定带车出发,就定在10月12号! 
计划好的金秋时节,结果出发时却是阴雨霏霏,G君开车送我到车站,等到@铃铛来,更加傻了眼,哇靠,那么大的背包,70+10,还没带货架,大哥,我真是服了Y,这翻山可行吗?!说好了各自带自己的吃穿,本来想着把帐篷给铃铛这家伙背,这下没戏了。到香格里拉的班车,¥240的票价,人还满了,单车1辆¥50运费,拆了前轮放到大巴车肚子里,橡皮筋绑好,一切顺利,告别前来送行的汽油@扑空和@素心,出发一夜无话。
出发前反复掂量重量,能减的感觉都减了
还是装了两大包
到达车站,等SK中
扑空去不成,来蹭个热度^_^

到达香格里拉已是第二天早上9点,正在卸车时就下起雨来,不觉为此行蒙上一丝阴云,我们是决定当天从香格里拉骑到尼汝村的,大概110公里柏油路+水泥路。找到一个小饭馆,吃了碗汤面,雨越发大起来,我决定把所有包捆到后货架上,穿好雨衣骑行,牛铃背上他的大包,还好穿的是件徒步雨衣,可以把大包完全遮住。

出了城就是小缓坡,一开始的兴奋,一会就败给了初到高原的不适,我感到胸闷,赶紧放慢蹬踏的节奏,过了一会铃铛也说他有高原反应,不得不骑一小会儿就停下来休息。这里的海拔不过3300,骑到10公里停下来休息,铃铛说大包压得腰疼,能不能我和他换换,我看了他那个天大的包,倒吸一口凉气说那就换呗,不然还没正式进山怕就劈了,于是把他的大包捆在我驼包上,他背着我的35L中包,接着向尼汝进发。

起伏路一路顶着雨到了普达措景区,午饭是景区门口25元一大碗面。本来有进普达措景区直接走近路到尼汝的备选路线,因为下雨担心山路泥滑也放弃了,吃完面还是继续公路绕行。过了普达措不一会就是上坡,将要翻过今天最高的垭口3700,驮着铃铛的大包和俺的驼包,加起来可能有30多公斤,上坡只能老奶档慢慢磨,而且被大背包顶着屁股,我不得不坐在座垫尖尖上,时间长了,前列腺都疼。

好在翻过垭口是一路下坡,天气慢慢放晴,一路风景,心境也渐次明快起来,下午3点多的时候,来到一个三岔口,牌子上写着右边是白水台,左边是洛吉乡,依稀想起多年前我曾从右边这条路去的虎跳峡吧。这次我们走的是左边,洛吉乡方向。


到洛吉乡是大概40公里的连续下坡,从高高的山上冲下到海拔2000的河谷里,弯道很多,却都是柏油路,一路感受自由的风,也把刹车捏得发热。秋日的风拂过脸庞,蓝天忽如成了树梢的背景,寂静无车的山路弯了又弯,4000米的山峰白了头宛如雪霏初染。

最新的《国家地理》刚出了一期大横断的专辑,那时那刻我们正是骑行在横断山区几个大峡谷之一的洛吉峡谷,高耸的山峰,深切的山谷,和怒江大峡谷、碧融峡谷等,构成了横断山地质区的高山大峡谷群。在山上还可以远眺雪山连绵,转眼就到了河谷白水奔腾,绿树柳荫,竟然在洛吉河边,看到了几家农家乐正在构筑亭台溪潭,我不禁问铃铛,这么偏远的地方,谁来悠闲一游呢?

到了河谷,连绵的起伏路,再没有了下坡的舒畅,此时天色将晚,我俩也有些疲惫了,估量着天黑前是赶不到尼汝村的,后面还有30公里的连续上坡,海拔提升700米,于是商量着找个尼汝的车来接一接。谁知尼汝村的洛桑大哥已经接了一车驴行客在路上,没时间接我们,只好请他帮联系一车,我们接着往前骑。

在快到洛吉乡的时候,接到电话有个叫阿蒙的开车下来,我们到洛吉小学上面路边找到一家餐馆,点了菜等着阿蒙。不一会,阿蒙来了,开辆长安SUV,年轻敦实的小伙,我们邀请阿蒙一起晚饭,一边吃一边相互了解,阿蒙听说我们要带着单车穿越尼汝过去,不相信地笑了。饭毕装车出发,他拎了拎我们的车,上车发动,一边开一边说刚才不相信,现在有点信了^_^


阿蒙的藏名很长,说了我们也记不清,他和我们聊起尼汝其实是由3个自然村组成,他是最下面一个村的,在半山十多公里,所以来接我们很快,他问我们有没有娶几个老婆的,我们都笑了,他说这儿有,不过他暂时还就一个媳妇儿,两个女儿,我说那你还得再生一个。

洛吉到尼汝的路是水泥路,只有一个车道,刚上坡不久,就遇到塌方的路段,修路的工人在倒石头,只好停下来等铲车把石头铲到一边,再出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和阿蒙聊着天,车子在黑夜里沿着尼汝河向上疾行,今年雨水真多,到处可见塌方刚修复的路段,来到阿蒙的村子倒是挺快,他指给我们看,他家就在水的对岸,星星点点的几家人,过了阿蒙家的村子,又往上十多公里,才来到真正的尼汝村,在水泥路的尽头大拐弯,阿蒙指着黑暗说,这就是我们明天上山的路了。

我还来不及揣度那黑暗里的光景,就到洛桑家了,卸下车包,给了阿蒙车费,推车进院,才发现洛桑家热闹得很,已经有两拨驴友在此住下,女主人急急忙忙地招呼我们看房间吃饭,我说我们吃过了,女主人舒了口气说还好没杀鸡,想着我们两个骑车的肯定不会来到这里,不然鸡都抓来了,说着指了指屋檐下,那里躺着一只捆好的鸡。我不禁感激又庆幸,早上电话给洛桑帮杀鸡,人家真准备了,庆幸女主人没杀,不然我俩只有明天在此啃一天鸡骨头了,哈哈。

房间是豪华标间,没想到热水还很烫,今天一直赶路,还是很疲惫了,赶紧搬运行李到房间休息,一边商量着明天怎么办,为了完成这趟穿越规划,看看我俩的这几个大包,也不知明天的天气会不会好转,我想要不还是租个马驮行李,我俩推单车前行。铃铛想了一会说,要不你陪我死一回吧,年纪大了,这种路怕是整不得几回了!我笑了,好吧,陪你死一回。

定了也就安了,洗漱躺下,可是我却不能马上入睡,心里乱七八糟的。旅行的意义在于暂时离开按部就班的熟悉时空,让精神得到休息和换气,可是真的出发在路上,又会不由地想念那个熟悉的地方和亲近的人。特别在这样的时候,将要开始未知前路已知艰难的路程,将要脱离手机信号网络流量的几天,愈发思想远方的爱人亲人,一边是对她们的挂念,一边是想着她们没有自己讯息的担心。铃铛早已呼呼睡了,我给G君和小囡发了微信,信号很弱,又起来跑下楼去看了WIFI密码,折腾了一会,终于发出信息,才熄灯关机,沉沉睡去……


夜短梦长,将近7点的时候,醒了,很快就听得隔壁的驴友人声喧攘,等我和铃铛整理好行李到楼下,两拨驴友一队已经要出发,一队也吃着早餐摩拳擦掌,我俩倒像是两个闲散游客,无所事事地抽烟,旁边看着大家忙前忙后,也没人搭理。或许没人想着两个神经会推车上山吧,送走了一拨驴友,女主人才有空招呼我俩吃早餐,你俩是咋说,从这里骑下山去吗?我说要上山啊,马是多少钱一匹?她看了看我俩,马是1k一匹,不过没马了,要预约呢,你俩这样可能要两匹马才会有人愿意去呢。我俩相视苦笑,偶吼,看来雇马的路子是断了,硬着头皮上吧。早餐是稀饭大饼+榨菜,吃不太惯,但还是鼓着劲啃了两块喝了两碗,等我们吃完把包装好在单车时候,徒步的驴友们都出发不见踪影了,只有一个黑衣男还在装包到马背上,我俩落寞地推车出门,告别将信将疑的洛桑大哥,往村外走去。

一出门就后悔,水泥路可以骑呢嘛,可是我已经听了铃铛的提议,把帐篷捆到后货架,驼包放在了前杠上,想骑上去,前面被驼包挡住,蹬不着踏板的双脚差点把自己绊倒。好容易调整了可以坐到座位上,冲过河上坡的时候,再也使不上力蹬踏只能下车推行,我也懒得把驼包换后面了,和铃铛一起推车前行。尼汝已经是个驴行胜地了,好多人家都有住宿和马匹出租,以及向导的营生,过了小河沿着河右边的水泥路走上几百米,就是大转弯的地方,一条宽宽的土路往山谷里延伸,铲车正在平整路面,看来是要修缮一新的样子。或许是第一次见到推单车进山的人,修路的工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们竖拇指。

洛桑家的情调小院
我们住的豪华标间O(∩_∩)O
铃铛无所事事地看着别人忙碌...
最上面一家客栈,感觉没人在家

推了一会儿,铃铛觉得背包实在太傻,就把大背包卸下来,我帮他把包担到前横杠上,继续推行,我看着这路依然比较平又宽,实在忍不住了,就停下把驼包换到后货架帐篷上,骑将起来,超过前面的铃铛:大哥你要去哪啊,要不要载一程啊!铃铛嫉妒地挥手,拜拜!

回归骑车本行,确实轻松,不一会就赶上前面臭美的驴友,趁着他们在小桥溪边照相的当口,超过了他们,不过才200多米就是石阶上坡骑不动了,只能下来推,推了一小段就感觉后面很重又不平衡,于是把驼包重新换到前杠上,果然轻松省力不少,也比较平衡好控制车身。从这里开始,进入森林了,一条大溪川流在路右边,前后左右皆是树木,修好的石阶路向前蜿蜒。推得汗如雨下的时候,遇到一队在修路的村民,把一边挖开准备填入新的石坎,看见我气喘吁吁上来,都停下活儿看我:要去哪里?我大声道:“尼公!”“兄弟,这石块路一直到顶吗?”“到呢到呢”“好啊,谢谢你们修路”,“加油!”“这车能推上去吗”我只能笑,不能答,上了一个台阶,停下来看古树溪流,真有些像小九寨呢。卸下背包停下单车真的觉得一身舒服,不过这一小段上坡走来,也对这样的推车方法有了信心,无非就是慢点,体力应该问题不大。

继续躬身往上推行,不一会就被后面的马队超过了,停下来让头马过去,黑衣男健步走来:前面有6个人吗?我虽没看见前面的驴友数量,不过减去后面的一队一算,就回答:有!黑衣男赶着马朝前而去,一会儿就只看得见影子了。又过座小桥,赶上了前面休息的几个驴友,相互寒暄鼓励几句,他们先走,我借系鞋带坐下休息。从这里开始,坡开始大起来,我想着铃铛还在后面,推一小段就歇息几秒,倒也不觉得太费劲。又遇到坡上一队修路村民,一个男的大声问我,去哪。“去尼公!”“啊,你这车怎么上去”用手比划着弯弯绕,我知道他指的是前面将要登上高原的那个山坡,我拍了拍我的单车“我有马呢,它能帮我驮东西!”他们可能以为我雇了马呢,释然地笑了,我也笑了,挥手作别。

这个石块路,将来要一直修到南宝牧场去?

走着走着,森林逐渐密了起来,颜色也更加丰富了,走一段,我就停下拍拍拍,晨曦透过树林,溪流穿过小桥石滩,令人心旷神怡。不禁庆幸,还是选对了时候,这时的秋意正浓,森林里的色彩果然绚烂。走走停停的时候,后面那队驴友也赶了上来,问了下我的同伴来了吗?回答还在后面比较远呢。又走一小段,路边有片金黄的树林,一阵风来,叶子纷纷落下,摇摇晃晃漫天飞舞,看得我直感叹,这秋天真是最绚烂的,却也是那么短暂的。不觉想把这种意境用影像表达出来,于是停下把手机支在地上,对着金黄树林拍起了延时,然后拿出面包啃起来,静静地享受这世外山野间难得的暖阳。

一会儿,叮铃声响起,哈,SK来了,树影婆娑处,冒出一头哼哧哼哧的牛,怪了,这牛蹄迈得比平时吃力啊,我在坡上惬意地看着这头牛,问道,大锅你街咋个了?牛鼻子里哼出声气:“胎通的了”。啊哈,原来如此,我下去接过瘪了前轮的单车,“么咯要补胎,还是管它呢”,“还是补哈,推得省力点”。翻过单车,卸下车轮,翻出外胎,怎么也也找不到刺,只看见一道口子,铃铛自己给自己解释,怕是用力过猛撞到尖石头上了,我说你真是SK啊。半晌,补好胎,吃掉几片奶香片,精气神来了,背包上路。

继续顺着溪流在森林里穿行,这一段基本是平路,但因为前几天都在下雨,马蹄又频繁踏过,林间地面都是稀泥烂坑,车轮早已滚上厚厚的泥巴,偶尔上个小山坡,就把推车负重的两个傻蛋累得气喘吁吁,一边喘气,一边想着前方那个密集等高线,心里暗暗打鼓,真正的大坡还没到哩。

又莫约走了1公里多,感觉远处的山越来越围拢过来,渐渐阻隔了前方的路,忽而踏过溪水,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草甸出现,草甸尽头四望都是山,呃,到了,除了翻过这些大山,我们再无去路。穿过草甸,远远望见右首山上有光影闪动,啊,是马帮!和那些徒步的驴友,正蜿蜒走在半山,翻越这座4K米的山头。啊啊啊,顺着那山坡往上看去,我只觉得手里的车子更沉了。到了山脚休息抽烟,这里还有地名叫丽毡,旁边的草丛里还冒着青烟,他们刚在这里吃的午饭吧。我看了下时间,12点半,铃铛问我是不是这里干午饭,我看了看那山,说还是先上吧,趁着还有精神,上到哪上不动再停下吃。

就要告别这条流向尼汝的小溪,它可是尼汝的源头呢,我去给它照个靓照,用了丝绢流水模式,手持还是稳不住,照出来基本整个画面都是朦胧的,除非按下快门就马上点停,还勉强可看,说好的AI防抖呢。


烟毕把烟头狠狠踩灭,背起包,推起车,把心一横,回头看一眼尼汝山谷,冲着山坡马道而上,再无回头路。上山的马道崎岖不平石块横七八竖,好在多年的马踏人踩,这路已经在茂密的山林里成型,除了怪石高坎需要抬起车尾,没有了哀牢山那种密集的荆棘,再加上路是Z字形绕着上,推车也不是那么难受,无非发狠推上一截,停下大口喘息几口气,又再推一截,蜗牛战术,步步为营。

大约猛干了半小时,耐不住了,于是停下干午饭,说是午饭,就是铃铛带来的真空包装卤牛肉,还有能量棒等干粮,这卤牛肉放在平时我是吃不下的,这时也嚼得津津有味,这时山道上来一个人,背个户外包,带着一大可乐瓶酒,哦呦,何方大神?到跟前才发现,是位藏民,我们邀他坐下一起吃,问他要到哪去。他的汉话不太好,比划半天知道是要去南宝牧场锯木头,修缮牛棚,我问他养了几头牛,他比划道:50。哇靠,大户呢!发烟给他他也接,只是不爱说话,就看我们看我们的“马”。

在我们固化的认知里,总是会把一个民族一个地区概念化,比如说到藏族,就会想起高原、淳朴、野蛮、剽悍这些词语,会把遇到的每一个藏民都想成一个类型。实际上,即使是同一个地区同一个民族,甚至同一个村同一个家庭,不同的两个人,也会有完全不同的性格,有剽悍的也有温和的,有憨厚的也有狡猾的^_^,和汉人并无二致。仅就这一路而来,有魄力精明的洛桑,现代开朗的阿蒙,眼前这位寡言沉默的阿哥,以及后来爱讨价还价的黑衣赶马倌,还有三天后尼公村率性腼腆的阿愁一家,没有一个藏民是雷同的,千人千面呢。

我起身看见沉默哥的大瓶饮料,忍不住问,这还带着酒呢?沉默哥面无表情,“是汽油”“汽油?干嘛?”“锯子,锯木头”看吧,又是我的先入为主,还想着人家是酒鬼上山干活都要带酒,其实是做活计用的,油锯啊。食毕出发,沉默哥走几步又停下看着我们哼哧推车,似乎想等我们,我们大声说,你先走吧,我们慢,他才转身健步而上,一会儿就不见了身影。


从尼汝森林牧场到色列湖垭口这个山坡最高4000米,海拔上升500米,路程约2公里不到,比起第二天3600到4300的翻山,甚至后面4100到4500的最高垭口,都显得稍逊一头,却是三天里用时最长的山坡,铃铛和我用了差不多4个小时才到山顶。后来我想,大概因为这是第一个坡,和适应海拔适应路,还在摸索自己的节奏有关系。你说也怪,当时上坡推车推得崩溃,觉得挺折磨的,可是这会儿坐在家里听着音乐写字的时候,却留不下太多那时的感受了,人真是贱啊^_^。反正当时基本是推几步,就停下喘一会,铃铛推一次的距离比我长,休息的时间也比我长,各自找自己的节奏,但有一样是相同的,两个人都是沉浸在自己的痛点里,惟愿这山矮一点,路短一点,可是看着快到一个顶,拼了劲推上去,上面还有更高的顶。停下抽烟休息的时候,靠着石头躺着真是一点也不想起来再去背包再去碰单车……

途中遇到一队马队下来,后面还有几个年纪和我们差不多的游客,看见我们,纷纷举起手机啪啪,我说你们怎么就回来了,一个操着广味腔的哥说,他们是到了南宝牧场看看风景就转回来,那还要去哪呢,去亚丁,我说去亚丁往前翻山下去从泸亚线走不是近得多么?他们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不敢像你们这样,我心里想象着他们回到尼汝村,再坐车到香格里拉,再绕道乡城到稻城,再进亚丁景区,哦靠,想想都觉得已经累得不想去了!不过也佩服他们为了看风景走到了这里,摆个POSE合个影吧。赶马的年轻人拎了拎我的单车,竖了个大拇指,对我们说,你们怕是要四天,今天到南宝牧场差不多吧。我想那是,这个慢,今天能到南宝牧场就是胜利!

告别从天而降的驴友们,我俩继续龟速上推,群山一点一点变矮,对面的山林里,有点点黄色点缀,让青山色彩丰富起来,山谷的全貌慢慢展现在眼前,层层叠叠的山峦,由深至浅向远方淡去,这水墨一般的山谷远处,哪里是昨天我们歇息的村庄?望不见来处,唯有回身向上,终于,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翻过一块大石,路陡然平了,穿过一段平缓的碎石路,来到一个小湖边,垭口到了,高原到了,南宝牧场我来了!


我把驼包换到后面,骑了一段,感觉一阵轻快,比刚才推车真是舒服太多了。看见右前方的小湖泊,以为就是传说中的色列湖了,拍了照把车和包甩在路边,趁着还有气力回去接应铃铛。刚转过大石头,铃铛也来了,把他的车接过来,使劲一提想抬上石头,差点没把车甩飞出去,哇靠,和我的比起来这车也太轻了。我俩短暂休息了下,就起身骑车而行,这时云层已经堆积了起来,不像早上那样天晴了,似乎还有要下雨的趋势。

说是平原草地,实际可骑的也很有限,人工铺设的路,只是用石头排成两列表示在这个框里走,遇到坑洼大石又得下来推。转过两个弯,冲下一个小坡,左边一个比刚才那小湖大两倍的湖泊赫然出现,这才是正经的色列湖呢!湖水出处刚好就在前路上,要过去就得过水,我想骑过去,刚骑到水中央就不动了,还好旁边有石头撑住没有落水。于是停下照相看湖,过了色列湖,路向右边拐上一个小山包,左边也有条小路,这时我是真心地不想再上坡了,本能地向左边走去。走上十多米,看了看手机路书,只得掉头回来费力上坡,人家铺的路是正确哩。


平时藐视的这种小山包,硬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将过去,绕过石头山包,终是苦尽甘来,眼前两条石头框伸向远方,一个广阔的牧场展开在两旁,这就是南宝牧场了,路的远方是层层的山峦,最远处,看见了一个个雪山的山尖,最远最高的那里,是亚丁雪山了吧?!但是看着又不太像,山顶没雪啊,后来才明白,那是后天将要翻过的山峰,当时压根就没想到。

跨上车慢慢骑着,一边眼睛无暇地欣赏眼前这一切,心旷神怡,左边是一座无名山峰,已经有雪了,碎雪看上去像一些晶体,黑色山体背景上亮晶晶地,牛群从远处慢慢逼近,都直愣愣地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见多了四条腿的,见过了两条腿的,怕是没有见过两条腿+两个轮子的^_^,直到我走到几米远的地方,才呼地四散开去,又站定接着看我。右边坡下有个小水塘,倒影着猝尔出现的蓝天灰云,远处的牧场散落着几所木棚和两处正在建筑的房屋,木棚里冒出缕缕白烟,好一派世外田园牧歌。我和一直站着等我骑近的牧民打招呼,相互说着彼此懵懂的语言,唯一相通的是脸上的笑意。我回头看铃铛还没有出现在山头,就停下去小湖边拍了照,又辛勤地浇灌了一下这片草地,然后上车悠闲地滚到最近的一所木棚下,右前方是一个繁忙的工地,据说这是正在修建中的公园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