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驴网 首页 资讯 专访 查看内容

52天,1130公里,她是首位完成南极远征的中国女性

2018-11-17 17:17| 发布者: travel2012| 查看: 421| 评论: 0

摘要: 本文原创首发于“户外探险outdoor”微信公众号,版权归属原作者原创作者: 苑城因为一本书《不去会死》,她辞职开始环球旅行,独自一人游历亚欧、非洲和南美。走过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后,她萌生了远征南极的想法,为 ...

本文原创首发于“户外探险outdoor”微信公众号,版权归属原作者

原创作者: 苑城

因为一本书《不去会死》,她辞职开始环球旅行,独自一人游历亚欧、非洲和南美。

走过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后,她萌生了远征南极的想法,为此不惜耗费三年光阴,成为首位越野滑雪远征南极点的中国女性。

凭借一种“非这样不可的直觉”,冯静将一个个闪念变成行动,她说:

人生中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除了回忆。我真正渴望的,就是拥有很多独一无二的回忆。
(除特别标注外,本文图片均由冯静提供)

冯静在南极点营地内休息。她从海格立斯湾出发,用越野滑雪的方式抵达南极点,历时52天5小时,全程1130公里,总共爬升约3000米。

有一首诗多年来非常打动冯静,那是唐·赫罗尔德的《我会采更多的雏菊》:

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我会轻松一点,我会灵活一点,我会疯狂一点。

我会冒更多的险,我会更经常地旅行,我会爬更多的山,游更多的河,看更多的日落……

然而,假如诗句成真,人生有机会重来,冯静并不想刻意改变某个时刻:

我过去走的每一步都是值得的。对于我选择做的事情,我从没有后悔过。

抵达南极点。

不去会死

2010年,冯静28岁,北大毕业后在国企工作六年,从事文职工作。那天她像往常一样拿出一本书来读,封面上一条路向荒野深处蜿蜒,一辆自行车装满行囊靠在一旁,醒目的黄色路牌上写着“不去会死!”

书很简短,一天就能看完,石田裕辅原是普通上班族,辞职后用七年半时间独自骑行环游世界,行程九万五千公里。合上书页,冯静深受触动,

原来生活还会有这样的方式。

《不去会死》封面。图片来源:douban.com

随意飞行——看完书的那个周末,她一大早骑上山地车,绕北京三环骑了一圈。熟悉的风物在车轮下远去,一股脑的热情也慢慢沉淀。下午归来时,她觉得长途骑行还是有些危险,想到路况混乱、抢劫等情况,便放弃了这种方式。

骑行带来的双腿肿胀一周后消失了,冯静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觉间这个念头变得不可阻挡。世界如此辽阔,你若起了闪念,何不亲自去看?

她辞去工作,开始到处旅行。在那之前,她只出过一次国,还是跟团游东南亚,对自助游都没有概念。

最开始的行程非常随意,不设目的地,“什么时候抓到一张便宜机票就去哪里”。带着《Lonely Planet》,她去了阿联酋、澳洲、美国等地,从白领变成了背包客。

澳大利亚当地居民在被洪水淹没的公路上钓鱼

险些入狱——用随机的方式,走过许多国家,这种短途旅行吸引力渐低。此时又是一本书,让冯静明确了自己的向往。

《伟大的旅行》讲述的是关野吉晴用近十年时间反走人类迁徙之路,他从南美洲最南端出发,纵贯美洲,过白令海峡,横穿西伯利亚,最后经丝绸之路走向非洲。

这种深度旅行深深吸引了冯静,她不再满足于游山玩水,而是期待一步步丈量大地,更多地和当地人沟通,充分体验世界。

背起70L的背包,拖着一个登机箱,冯静乘上开往乌兰巴托的火车,开启了环球旅行的第一站——穿越欧亚大陆。

反走人类迁徙之路。图片来源:《伟大的旅行》

这趟行程我不知道将终止于何处。有些地方的签证不知道什么政策,能否顺利入境都不确定。

出发前的担心一不小心就应验了。当她搭乘夜间巴士从黑山过境波黑时,被移民局拦了下来。半夜一点钟,工作人员在她的护照上盖了遣返章,专门打印出一份遣返文件让她签字。

冯静之前查过当地入境政策,知道自己的签证没有问题,坚持不签字。工作人员的态度越发恶劣,甚至威胁她“要么现在签字,把你遣返回黑山,要么就抓你去坐牢”。

然后我就同意去坐牢了。

说起这次波折,冯静一脸云淡风轻,

因为我没有做错。我不会违心地在一个文件上签字,不管你把我抓到监狱还是怎样,我相信这件事要以一个正当的途径解决。

环球旅行时的冯静,在古巴海明威最爱的小酒馆。

双方完全陷入僵持。

此时已经半夜两三点,她反坐在椅子上,渐渐抱着椅背睡去。天亮后,工作人员换班,有人给她一大盒华夫饼做早餐。一直冷静果断的冯静反而为此犹豫了半天:

一会儿只能吃监狱里的饭,不如将华夫饼留到监狱再吃;

但万一不允许带进去,也许还没吃就被没收了。

最后她决定吃掉一半,留下一半到监狱时再碰运气。没过多久,一名高级官员来到冯静面前,但看样子不像要押她去监狱。这名官员先是向她道歉,又自掏腰包帮她补了下一趟巴士的车票。

环球旅行时的冯静,在玻利维亚Uyuni盐湖星空下。

环球旅行——整个过程,冯静一个人面对七八个工作人员的刁难,没有闹,也没有被吓哭。如今回忆自己的旅行,她说:

很多人觉得一个人旅行缺乏保护,好像很可怜的样子。但实际上真的没有时间自怨自艾,因为所有事情都需要自己安排,你会觉得很充实,甚至都没有时间想家。

一路乘公共交通或搭车,全程做沙发客,冯静
用七个月完成了欧亚大陆穿越。之后,她又去了非洲和南美。走过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她收获了许多值得回忆的时刻。在蒙古她认识了在那里实习的广州女孩,在挪威搭车时遇上驯鹿群,在乌干达探寻丛林中的黑猩猩……

北欧白搭车旅行途中遇到的驯鹿群。

乌干达高地银背大猩猩,当时这只雄猩猩一直背对人群,其他人都放弃离开,只有冯静一个人坚持等到它转身,很难得地拍到正面照。

当然,也有不少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怕的时刻。在非洲时,她经常一个人凌晨出发,在近郊等巴士,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游览巴西天梯教堂时,被试图抢劫的流浪汉拽倒在地,慌乱中她挥手还击,抓伤抢匪得以脱险。一路起起伏伏的经历,她都写在日记中,

回忆起来,你不觉得之前的人生很空白,或者很机械重复。有时候我会触景生情,想起曾经的某些人和事,这些都让我觉得很值得。

巴西被抢劫时摔伤的手肘。

从零开始

2014年底,南美旅行接近尾声,她萌发了去南极远征的想法。

人这一生中,总会有那么几次,被某些感觉瞬间击中,像一见钟情一样很难解释。想要去南极远征的念头,就和当初渴望去环球旅行,一样的强烈,是一种非这样做不可的直觉。(信息来源:《冯静:远征南极点》刊于tv.cctv.com)

她原本计划搭邮轮去南极,在查找资料时,发现有人用越野滑雪的方式抵达南极点,这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

很想去,但最大的障碍是我不会滑雪。当时我已经33岁了,觉得滑雪是一件很难的事,现在开始学是不是太晚了。

阿根廷崩塌的Moreno冰川。

在秘鲁犹豫了一天,青旅墙上的一句话让她豁然开朗。

some people feel the rain,others just get wet.(译:有的人感受着雨,而有的人只是被淋湿。)

要么战胜困难,要么被困难打倒,冯静很快就下定决心。后来,她还是去了乌斯怀亚,这里是南极邮轮的起点,也被称为世界的尽头。遥望海的彼端,她默默对自己许诺,“有一天我要去南极远征”。

屡屡被拒——成为远征者,和预料当中一样困难重重。2015年2月,冯静给14位极地向导发邮件咨询:

我今年33岁,身高164厘米,体重50多公斤,不会滑雪,也没有在寒冷中生存的经验。这种情况下,你有没有可能把我训练成一个远征者?

14个人中大概只有9人回复,要么直接拒绝,要么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草草敷衍。只有保罗(Paul Landry)认真给了回答:

能不能成为远征者,需要多少时间来准备,这取决于你付出多大努力。

他建议冯静先到挪威一处基地训练两周,那里是世界上最像南极的地方之一。之后他会进行评估,再制定下一步的计划。经过商讨,二人约定2016年初赴挪威训练。

在南极点和保罗拥抱。

买不到雪板——对于滑雪,冯静完全是零基础。保罗列举了许多装备要求,她甚至一开始都没弄明白,因为她根本分不清高山滑雪和越野滑雪。

高山滑雪主要靠重力、惯性、高差来获得动力,雪板比较宽,比滑雪者身高要短,滑雪鞋是固定在雪板上的;

越野滑雪主要靠人力驱动,雪板很窄,比滑雪者身高要长,滑雪鞋的鞋跟是和雪板脱离的。

越野滑雪这项运动在中国并不普及,冯静当时找遍北京的滑雪用品店,甚至没能买到一双越野滑雪板

没有越野滑雪板,也不知道哪里去学,冯静只能从体能入手。之前没有锻炼的习惯,第一次跑5公里,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然而,目标已经确定,就没有放弃这个选项。一周中的六天,她都在天黑后绕着小区跑圈。5公里,10公里,渐渐每次她都要跑完一个半马(21公里),足足坚持了7个多月。

前往挪威的行李。冯静只能背着高山滑雪板前去训练,后来在挪威才买到了越野滑雪板。

every step——2016年初,冯静在挪威第一次穿上了越野滑雪板。上午见到保罗,下午开始训练,她原以为会马上投入一种高负荷的训练,没想到只是在雪地上走一走。

越野滑雪板很长,只能平行前进,如果内八字就会摔,外八字速度又很受限,双脚也要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否则就容易绊倒。虽然慢慢找到一点越野滑雪的感觉,但是第一次训练让她很着急:

如果是这个进度的话,我什么时候才能去远征啊?

接下来的训练强度一点点加大,第一周冯静掌握了越野滑雪的基本技能,第二周两人就开始了长距离拉练。拖着二十多斤的雪橇,一天连续滑二三十公里,在冰天雪地里上坡、下坡,对于一个初学者可谓艰辛。

挪威训练。

保罗已经60多岁,训练过很多人,而冯静是其中最矮小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训练中不会喊停的人。他反复强调:

你个子很小,但是你有决心,决心能够帮你做很多事。

每当训练艰苦,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冯静就会在手心写下“every step”,鼓舞自己一步步去完成。

新西兰训练。

从挪威回来后,她又开始了力量和耐力训练:

将背包系上一根长绳,拖着汽车轮胎在小区里走,模拟拉雪橇的感觉,从夜里12点半一直走到4点半;

回家后每隔一天进行托举训练,双手举18公斤的大米,每组100或200下,最终完成1000下。

坚忍致胜

你要相信这些微小的努力,相信眼下的每一步,最终会帮你实现目标。

在滑雪板上,冯静用记号笔写下“every step”。看完《不去会死》那一刻,那个开始重新向往世界的女孩,其实不曾预料,自己有一天会这样来到南极。

雪板上写着“every step”。

等待被飞机投递到出发点时,营地有200多人,冯静是体格最小的。直到出发前,保罗还曾建议她要么选更短的线路,要么再请一位助理拖运行李,而她一一拒绝了。

既然这是我想做的事情,那就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而不是想办法把它变得容易。从决定开始,到远征结束,我中间没有一天松懈过。那么,如果最终失败了,我还是接受这个结果,虽然会失望,但我不会遗憾。

南极内陆使用的双螺旋桨飞机。

遭遇暴风雪——南极大陆面积约1400万平方千米,南极点终年被冰雪覆盖,海拔高度为2800米。徒步抵达南极点的刘冬生曾在演讲中说:

经常有人问我走了多少天,我说其实上只有三天:出发的第一天,到达的最后一天,和中间的每一天。因为中间的每一天都是差不多的景色,24小时太阳都会在头顶旋转。(《中国无动力徒步探险第一人刘冬生:疯狂徒步47天穿越南极》刊于sina.com.cn)

冯静从海格立斯湾出发,路线长达1130公里,一般需60天完成,相当于从北京徒步到上海。2017年11月,站在远征的起点,冯静的内心亦如茫茫雪原,她非常平静,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一天终于来了。

远征途中呼吸出的水汽在面罩上成冰。面罩是冯静自己制作的,既可以挡风,又能有效防止雪镜凝霜。

当最初的视觉震撼过去,之后的每一天都是枯燥的前行。早上六点钟起床,白天行进9~10小时,行程20多公里,每2小时休息15分钟。世界是空白的,有时候能见度很低,甚至看不到地平线。11月27号,他们遭遇暴风雪,只能躲在帐篷里,这是远征过程中,冯静唯一休息的一整天。

脚踝受伤——暴风雪过后,松软的新雪几乎没到小腿,最慢的时候他们1小时只能前进1公里。有时根本看不见路,冯静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一不小心就会扭到脚。

有大概两周的时间,冯静的双脚轮流肿了起来,最严重时右脚踝比左脚踝粗了两公分。有天回到帐篷休息,她竟然脱不掉鞋子,最后只能咬牙忍痛才解放了双脚。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和向导说什么。

远征中受伤的双脚。

这仍然是我可控的范围。向导永远比你更保守,而我觉得,我还想忍,还想继续走,因为我不能停下来。

脚踝受伤的两周里,冯静基本上只能依靠上肢发力撑着前进。行李加雪橇足有70多公斤,此时双脚不受力,重量都集中在上肢,她的手腕被滑雪杖的腕带磨得起了一圈水泡。

艰难翻越sastrugi地区。

选更难的那条路——抵达南极点的那天,冯静足足走了38.6公里。站在南极点标志性的金属球前,保罗问她:

Are you the first Chinese woman who ski to the South Pole?(你是第一个滑雪远征南极点的中国女性吗?)

当时冯静很诧异,因为一起训练这么多年,保罗应该很清楚这个事实,此时问出这个问题,显得有些奇怪。

正在她觉得莫名其妙之时,保罗用很兴奋的语气又问了一遍:

Are you the first Chinese woman who ski to the South Pole?

直到这时,一身疲惫的冯静才意识到,这是保罗对她表示祝贺的方式。准备3年,历时52天5小时,行程1130公里,36岁的冯静终于抵达心中向往已久的风景。

抵达南极点的时候,是当地时间的午夜,所以周围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人。我觉得那真是属于人生中难忘的幸福时刻啊……任何时候回想起来,我都觉得心潮澎湃。
(信息来源:《冯静:远征南极点》刊于tv.cctv.com)

站在南极点的标志前。

当晚写日记时,冯静想起英国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Ernest Shackleton)。他曾三次率领探险队来到南极,当探险船被困,他毅然弃船,带领船员在极地奋力求生,历经700天奇迹生还。沙克尔顿的探险船名为坚忍号,来自于他的家训“By Endurance, We Conquer(坚忍致胜)”。冯静那天在帐篷里写下:

By Endurance, I arrive at the South Pole.(因为坚忍,我抵达了南极)

南极点举起国旗。

无论是难度还是意义,远征南极和她之前所有的旅行都不同。接下来她会继续试图做过去不曾想象的事情,比如远征南极POI点(南极大陆几何中心,目前仅有7名男性依靠风筝滑雪的方式抵达该点)。她坦言非常享受自己“非常不容易地”靠近目标的过程:

每当面对人生重大抉择时,我会选更难走的那条路。因为我切身感受到,只有走难走的那条路,你才有机会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分类

发布主题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返回首页

旅游资讯论坛--野驴网

Processed in 0.093749 second(s), 22 queries.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yelv! 2012 © 2012-2018 yelv.com.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Q群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Honor accompaniments. theme yelv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