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驴网 首页 国内游记 甘肃 查看内容

迭山扎尕那穿越全程记录

2018-12-1 16:00| 发布者: travel2012| 查看: 263| 评论: 0

摘要: 迭山扎尕那穿越全程记录(关注公众号:品行)一、甘青交界之地兰州周围的河湟、岷洮谷地,是华夏文明的滥觞之地,临夏黄河上的积石峡,被认为是大禹治水之处,而青甘交界的广阔草原,则是藏彝走廊、河西走廊的交汇处 ...

迭山扎尕那穿越全程记录(关注公众号:品行)

一、甘青交界之地

兰州周围的河湟、岷洮谷地,是华夏文明的滥觞之地,临夏黄河上的积石峡,被认为是大禹治水之处,而青甘交界的广阔草原,则是藏彝走廊、河西走廊的交汇处,自古为羌族的活动据点。在这块小天地愉快放羊的羌人,向黄河流域发展成汉族,向青藏高原发展成藏族,初到这里的中原人士,可能早已忘记这里曾是自己古老祖先的栖息之地。 羌人后来向南撤到岷江河谷,而自唐朝崛起的吐蕃人,则在此地和中原人僵持不下,互为进退,加上后来掺和进来的回族人,在这片黄土高原、陇南山地、青藏高原交界的复杂地形中,一度剪不断、理还乱,留下这一块汉藏回多民族交汇混杂之地。


我们订好的客栈,就在村口,下车看到门口一块景区指示牌,看到上面有个景点是“洛克旧居”。
这位百年前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植物学家洛克同志,在户外界可是大大有名。亚丁、扎尕那、贡嘎山、阿尼玛卿山都留有他当年的足迹,也成为现在炙手可热的徒步线,其中的木里到亚丁线路,干脆就以“洛克线”命名。其实洛克只去了亚丁两、三次,但来迭部山区的次数却数不清。当年他的目标本来是阿尼玛卿山,但当时藏族和回族经常干仗,没法去,就在迭山北面的卓尼暂时安顿,这一呆就是两年,闲着没事干,就经常往迭山里跑,意外发现这片茂密的森林。后来去了阿尼玛卿,才知道是片不毛之地,迭山反倒成为他的主要收获。

趁天黑前,爬上山坡上的拉桑寺。转转经,活动活动筋骨。

村夫说这个小东西叫“擦擦”,感觉有点邪恶呢?
向远望去,密密麻麻的沓板房,分布在山坡上,一缕青烟缓缓升起,四周山石耸立,崖壁参差,和洛克当年的照片比较,山川未改,只是沓板房多了些。
这次徒步的队伍一共八人,大家在扎尕那集合完毕,晚饭聚在一起腐败,路上颠婆一天,也损耗了不少真气,端上来的饭菜不管红肥绿瘦,一律光盘,显示出这支队伍惊人的战斗力。

三、洮迭古道

6点半准时到餐厅门口吃早餐,老板居然忘了起床还在睡大觉,于是朦胧的晨曦中,几个人在门口坐着,和几个大包偎依,望眼欲穿等着开饭...

早餐原生态的花卷馒头让人食欲大开,队友们纷纷张开血盆大口,吃饱喝足,7点半准备开拔。

徒步入口同时也是景区入口,虽然还不是很正规,但也开始收门票了,一辆面包车停在那,10元一人,童叟无欺,只好乖乖交钱,原以为这么早没人管,可能是昨天队伍动静太大引起了敌人注意。

沿着水泥路没走多久,就到了一个岔口,一般游客向右继续逛,沿着山坡逛一圈下来结束,我们则要向左沿益哇沟水深入,翻越迭山,穿越到迭山北面山脚的卓尼境内,一共4天50公里的行程。

天空中布满厚厚的云层,虽然没有阳光,但天气不冷不热,走起来很是舒适。有清流一方,淙淙自乱石奔流而出,涧随山转,人随涧行。

远远看见一条飞瀑,如一条白练捣下,上仰危崖,云锁半山,惟闻水声潺潺。
爬上一个小坡,小路赫然变宽,足可以开一辆小车。这里属于洮迭古道,自古为洮州到迭部往来要道,但这么宽阔方整的道路,是自古就是这样,还是后来伐木需要拓宽的,就不得而知了。
古道两边五彩缤纷,秋意盎然。

四、涅甘达哇神山

继续往前,坡度慢慢变陡,在半坡上休息,抬头忽然看到天空中黑鸦鸦一片,还以为是乌云,顷刻间,风吹云淡,竟然是座大山,片削如城,猛然间耸立在眼前,气势逼人,上到一处平地,回望来处,太阳开始挣扎着出来,浓雾变淡,路旁两座巨大的山峰显露峥嵘,原来我们身处一处高山峡谷中,因为大雾笼罩,竟然没有察觉。只见两山夹峙,层崖刺天,云雾开合无定,与山峦争幻。几个回合下来,阴云溃散,丽日当空,清光溢壁,露出一片湛蓝的天空。看到这番景象,大家阵阵欢呼,拿出相机一顿乱拍。

再往前走,是一处开阔地,经幡环绕,中间有两块巨石,一块上面写着“第二补卜”,这几个字我每个都认识,合在一起却不知何意,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涅甘达娃神山。

五、包那西牧场

吃完午饭继续赶路,此时海拔3500米,我们已经处在迭山山脉深处,海拔越来越高,植被也越来越稀少,呼吸越发短促,走一段歇一会。

到达海拔3900米的包那西牧场,一行人走在辽阔的金色草原上,旁边耸立的光盖山,是一片巨大的石灰石山峰,在阳光下发出白色的反光,由于白云的遮挡,草原和山峰上形成一条条明暗光影,光随人动,大美无言。
下午两点,终于爬上今天的第一个垭口,海拔4050米。后面还有三个垭口和一半的路。
大家休息片刻,继续前行,这时已经完全是一派高原风光。

还好后面几个垭口的起伏不是很大,到下午四点,爬上了第一天最后一个4000米垭口。这个垭口的风光不错,大家在此摆拍合影。
此后一路向下,途中有几个备用营地,但海拔都要3900米,还是坚持走到3600米的冬才营地。

到冬才营地时,已是下午六点半,第一天走了11个小时19公里,大家早已饥肠辘辘,精疲力竭。煮了面条,胡乱吃几口,连天上有没有星星都没看清,就钻进帐篷躺下,只觉得四肢百骸,一阵舒坦,昏睡过去。


六、喀拉克垭口

徒步第二天,天气大好,但帐篷沾满霜冻和露水,一时晒不干,只能甩几下背上,顿时觉得重了很多。今天路程稍短,13公里,但要翻越的垭口更多,有11个之多,包括海拔最高4200米的喀拉克垭口。

前半段基本上都在沿着一条峡谷的半山腰横切。
喀拉克垭口之前有三个3900米左右的垭口,第三个垭口上可以看到迭山主峰错美峰所在的山脊,我们行走的光盖山山脊属于迭山的西边支脉。
横切一路后,转过一个山角,喀拉克垭口出现在眼前,巨大狰狞的山体,满山的碎石,一片不毛之地,在纯净的蓝天映衬下,显得更加沧桑。一步一喘,五步一歇,三百米的上升显得无比漫长。抬头望望已经爬到垭口的队友,感觉很绝望,再回头望望后面的队友,才略感欣慰。
下午两点半,终于爬上喀拉克垭口。迎面山风凌冽,风光无限。远处的迭山主峰山脊一字排开,顶峰上白雪皑皑。

七、七克拿山脊

垭口北面山体景观跟南面截然不同,山巅张牙舞爪,犬牙交错,半山腰以下却山体圆润,呈现出喀斯特地貌,形成一条条巨大的横向纹理,这就是七克拿山脊——扎尕那穿越中最长的一段横切路。好在天气晴朗,路也不滑。


翻过今天第六个垭口,阴错阳差走错了路,本该下到谷底走,却走到了半山腰。山腰到谷底是光滑的岩壁,可以看到下面的小路,却不知哪里可以下去。我决定返回岔口处,从谷底正道走。这时已接近傍晚,巨大裸露的山体横卧在我面前,阳光从山峰射下,发出奇异的光芒。我无心欣赏美景,担心前面的队友是否能安全下切,于是一阵快走。一个小时后,翻过两个垭口,迎面碰到了回来找我的村夫,心里很感动,村夫总是时刻惦记着最后的队友,知道大家都安然无恙,我心里石头也落了地。
这一段路耽误了一个半小时时间,眼看无法赶到计划营地,幽灵就在第九个垭口处扎营。军人出身的幽灵,居然在这山脊上找到了一处水源,是山崖上淌下来的山泉水,但取水点比较险,天黑就没办法了,大家在日落之前取够了水,就地扎营。

这处临时营地,景观倒是一级棒,对面就是迭山主峰山脊,山顶积雪如玉。

八、安子库牧场

徒步第三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温暖的晨光照在帐篷上,一片和谐。

因为山脊上风太大,大家移步到下面的小沟里吃早饭。
早饭过后,幽灵几人先一步处发,迎面就是一个小垭口,初升的朝阳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晕,照在心若纤尘细小的身影上。
今天的行程比较轻松,几乎都是一路向下。再过一个小垭口,就到了原计划奶子山下营地。这里果然是个五星级营地,可惜错过了,幽灵在这留了张影。
著名的大便石...果然神似...
大便石过后,是一段烂泥坡,不过经过两个晴天,烂泥已经变干变硬,留下了一个个深陷的脚印,可以想象,前两天穿越的队伍走这里时是多么的惨烈。
一路下到安子库牧场,仿佛进入了五彩世界,浓浓的秋色,和煦的阳光,一切让人陶醉。

安子库是一条沟的名字,小桥,流水,三两家农户,俨然世外桃源。远处两山夹立,安子沟水沿峡谷流出,峡谷北侧的山峰,山势奇特,巨大的山体倾斜抬起,像是一艘快要沉没的巨轮,船头之下,是一大片陡崖。

在小木桥旁边的草地,休息了半小时,泡泡脚,拍拍照,渡过了徒步路上最休闲的一段时光。

九、观音石下

休整完毕,大家继续赶往计划营地——观音石垭口营地。这是明天要翻越的最后一个垭口,下面有个五星级营地,一大片草原,旁边立着一块巨石,我怎么看不像观音,就是个棒棒。

远处迭山群峰的日落,把影子拉得很长。
晚上拉开帐篷,是满天繁星,一条银河横跨天际。

十、风雪出山

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居然下起了冰雹,一粒粒打在身上,噼啪作响,但不湿身,倒比下雨强多了。

大家收拾妥当,踏上最后一天的行程。观音石垭口只有3600多米,没走多久就翻了过去,沿着户角沟旁的山腰,一路横切。不知走了多久,小冰雹变成鹅毛大雪,满山荆棘,飞雪迷眼,大家一路过沟爬坎,踏雪寻径,终于顺利出山。
扎尕那穿越小分队:姜峰(客串)、幽灵、07、村夫、海女、心若千尘、老李、浪子、一票到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分类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返回首页

旅游资讯论坛--野驴网

Processed in 0.078124 second(s), 21 queries.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yelv! 2012 © 2012-2018 yelv.com.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Q群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Honor accompaniments. theme yelv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