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驴网 首页 国内游记 甘肃 查看内容

祁连山之冷龙岭穿越记

2018-12-1 15:55| 发布者: travel2012| 查看: 214| 评论: 0

摘要: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清】彭端淑 故事发生在2018年8月22日甘肃肃南县皇城镇,此地因战功显赫的西凉王也称永昌王看中,建起了牧马场和避暑的宫殿,因此被称为皇城。来自 ...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清】彭端淑 故事发生在2018年8月22日甘肃肃南县皇城镇,此地因战功显赫的西凉王也称永昌王看中,建起了牧马场和避暑的宫殿,因此被称为皇城。来自西夏大地永久性居民16人以及东南边陲浪客1名密谋从这里穿越祁连山到达青海门源,当日晚集结完毕预谋次日6时开始行动。附近的夏日塔拉草原又名皇城草原,东西长约95公里,南北宽约72公里,总面积约6840平方公里。“夏日塔拉”在裕固族语中的意思是“金色的草原”。

 草原上有雪山、草地、湖泊、峡谷、森林,还有皇城遗址、泱翔沙沟寺等具有深厚历史文化之所。

(以上图片拍摄于两个月前的夏日塔拉草原)
百花掌---位于夏日塔拉草原的东南。这里的平均海拔为3500米,比夏日塔拉草原平均高出800多米,是名符其实的空中草原,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态度——人称驴头,此次线路的策划者,策划线路,探寻线路、摄影编辑加美图,才有了我们这次成功穿越,话说到第三天晚上因为前方的河流水深且湍急,挡住了我们最后一天出山的路,我让驴头在地图上看看驴友在哪里过河的轨迹图,驴头告诉我路线是他在地图上画出来的,我一直以为是驴友的徒步轨迹图,驴头:你确认自己不是纸上谈兵吗? 事情总会有阴差阳错,到门源吃饭时听说以前还曾经拒绝我参加活动,依照我势利小人睚眦必报的品性必将从此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念在他为了探路一个人背着包包登上高高的垭口差点到我们目光所不能及的远处,又念在他清晨赤脚光腿站在刺骨的雪山融水中为摸索过河冻麻自己的双脚,还念在他不厌其烦的给美女们一张张拍照片,更念在他回来后不辞辛苦的处理照片制作短片的份上权且饶过。 
14人成功穿越,驴头直接检讨自己,间接批评个别擅自行动的友友,让我看到其严谨的一面。峥峥小月——一个在我记忆中如神一般存在的女子,看了她的美篇,几乎把贺兰山中大大小小的山头、深深浅浅的山沟走了个遍,上过鳌山、太白山四姑娘山,曾经创下连续爬山27小时行程50公里行走8万多步的记录,在第一天急行军般的重装拉练中未能跟上大部队加之其友落樱(一直未找到照片)身体不适放弃了接下来的行程,但在第二天又试图追赶我们,擅自规划线路下沟,还以此为傲,这些危险举动多少有些差强人意。 广君——千里之外从广州打飞的至兰州,从兰州坐火车到武威,又从武威200大元打车到皇城与我们汇合。听说广君在广州经常参加马拉松,又和驴头一起在沙漠重装徒步,表现都属上乘,在第一天的中间的一段路途中,实在不堪重负由牧民把他的背包运上来,广君本人也在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到达营地,由于严重高反吃不下睡不着,脚上也打起了水泡,第二天便掉头返回,我甚至都没看清他的长相,便离我们而去,可惜了那些银子。
浪走——热情幽默,善于耍酷,进群虽然时间不长,很快成为骨干,成为驴头坚强助手,这次穿越一直在后面正面鼓励反面要挟那些行动缓慢的友友,尤其在第一天重装徒步中,陪伴等待最后的三名友友达1个半小时,我们都扎账休息了,浪走才陪着三名友友在细雨中晃到营地。
古道和幻影人——两个户外前辈,经济状况、社会地位都有了,仍钟情于游走在天地之间,走过很多经典线路,全程跟踪拍摄我们此次穿越,尤其是古道,拍了许多美色和美女,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一张局部特写
星晴——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子,所有人里面数她话多,不说不笑不热闹,为调节气氛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她竟然是唯一一个遇到危险地段采用四驱模式上坡的,害的走在后面的古道忍俊不住频频举起相机但始终没有按下快门拍到那个局部特写。毛茸茸——娇小玲珑的她,居然上过鳌太线,那个提及色变的死亡率很高的线路,穿越泸沽湖亚丁,登过5276米的四姑娘二峰……我们一起上过两次贺兰山,能把我甩出两条街,从贺兰山追到祁连山也没追上,也罢,能跟上就好。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我儿子初中同学的母亲,有点绕,两年前两孩子以差不多的分数分别上了重庆大学和四川大学,我的偶像啊。豹子——应该是队伍里年龄最大的,但是精力体力最为充沛,时常带头在前面探路或是留在后面照顾弱者,由其对高反厉害的冬自始至终无微不至的照顾才使得冬成功穿越。
冬——第一天在百花掌从3200米到3600米重装徒步爬升,因为高反心率达到140一直降不下来,背的重装包不符合身高标准,造成行走肩部负担过重,数次产生下撤想法,由于人缘极好一直受到大家的鼓励和帮助,竟然完成了穿越。探戈和千与千寻——两个身体状态、精神状态、经济状态(貌似)都优秀的女人,一直走在队伍的前列,由于贪图美色,我走走停停试图用手机镜头捕捉每一个瞬间,人家驴头身高腿长,几步就能赶上,我迈着小短腿捣鼓半天好不容易赶上了,神游一下又落下,几次三番搞得我气喘吁吁,暗自思忖,这些个女人是铁打的还是钢铸的...... 时光——同为铁打钢铸的她在我们多次涉水过程中由于登山杖不给力关键时候掉链子成为唯一一个不幸“失身”者,时光换了干净衣裤依然兴致不减地走在前面,休息时间用瑜伽的动作放松柔软的身段,赢得各位友友的一致称赞。
牛子奕———爱晚亭之子,准大三在校学生,受父母影响涉足户外,前面两天的行进中由于穿着新鞋各种不适导致其时常呲牙咧嘴,第三天鞋子穿服了第一个登上老虎嘴垭口(探路的驴头除外)。
牛哥——牛子奕之父,人如其姓,有老黄牛精神,和其妻爱晚亭共同进入户外登顶过5210米的奥太娜雪山,写作方式标新立异,视角独特不同于常人。本文作者爱晚亭隆重出场
 爱晚亭一家,除此之外都是单男单女,有点另类哦。
故事情节
23日清晨6时出发,行色匆匆的17人在晨曦中走上百花掌牧道,睡意尚在、肩负重装、一路的上坡让我差点回头大喊:“司机叔叔带我回去”百花掌有一个敖包,敖包源于蒙古草原,多用石头或沙土堆成,最初是辽阔草原上的道路和边境的标志,后来加入了宗教的元素,逐步演变成祭山神、路神和祈祷丰收、家人幸福平安的象征。

敖包最明显的特征是在敖包中间一般都插有“玛尼杆”,杆项安有明晃晃的三刃钢叉,杆上系长方形的旗帜,旗中画有一匹奔马,形体较大,旗的四角用狮、虎、龙、凤作为陪衬,这就是“禄马风旗”。与敖包相似的是藏区的鄂博,但形制上略有不同,鄂博用石块堆成,中间插有许多长直的木杆,杆上系绳,挂有五色经幡。
 呵呵,多么高大上的牲口围栏,居然是金属的,开始以为是牧民富裕了,在后来的穿越中发现,这里缺少木料。
应该说鄂博就是敖包,其差异可能是不同地域不同的风俗和文化背景影响下形成的。祁连山多见藏人的鄂博,少见蒙制敖包,在这敖包西边的山丘上立有带三刃钢叉的玛尼杆,应该是典型的敖包。可这儿虽是蒙元时期永昌王的驻地,并留有皇城遗址,但近代已无蒙古族人在此处滞留,皇城镇的原住民主要有藏族和裕固族,而肃南裕固族又分为西部裕固和东部裕固,西部裕固是突厥语系,东部裕固是蒙古语系,百花掌下东滩的裕固族是东部裕固,跟蒙古族有些渊源,因此这个敖包可能是裕固人建的。(以上三段段分享自驴友)

清晨斜射的阳光把我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20号左右,牧民开始转场,把他们的牛羊从夏季牧场转到冬季牧场,途中我们遇到几个转场的牧民。
为了区别各自的羊群,牧民们给羊背上涂各种颜色,红色、蓝色、绿色,还有黑红相间的。
 前方就是蓝天们,百花掌最高处,也是我们今天扎营的地方。弯弯曲曲的牧道伸向冷龙岭,望山累死马,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一步步向前走,每一个半小时休息一次,因地势开阔,队伍拉的很长,第一天的重装对每个人都是考验,加油啊!百花掌被誉为空中草原,不光是因为海拔高,还因为她的四周沟壑纵横峡谷幽深。
百花掌已经过了百花盛开的季节,我们只能看到满眼的绿,但是六月份来的时候看到了满地粉白、粉红的狼毒花,紫色的马兰花、黄色的金露梅,看过别人拍的7月份的片子、叙述的语言加上自己的想象,百花掌美不胜收的景象呈现在眼前。 远处的岗什卡峰、5024清晰可见,但只在山尖积着点白雪。
百花掌的云朵
沿着脚下起起伏伏,绿草似海的大草原极目远眺,跟前那一道道坎,远处那一道道川,耳旁仿佛有一首草原牧歌悠杨唱响,歌词中的意境就在眼前、在天边……
 正当我的体力到达极限的时候,看见浪走坐在一户牧场的门口,拉着绳子要求留下买路钱,我勒个去,要不是已经苟延残喘了,飞起一脚......送你走到千里之外……呀呀呀,我是淑女、淑女、淑女,算了,等成功出去再悼念我那碎了一地的节操。天色渐暗,咋还不到营地......开始落雨了,加紧行进的步伐,要在雨大前把帐篷扎好,虽然我也很疲惫,为了节约囊中所剩无几的银两和保护驴子的晚节还是亲自用脚步丈量吧。
终于走到今天的营地,真想倒地长睡不起,
百花掌的黄昏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今日重装行走25公里,爬升400米,其中搭乘了牧民的摩托,或者背包搭乘了牧民的摩托的友友:你们已经不是纯洁的驴子了。扎帐、烧水、做饭、稍事休息后,满血复活的我开始得瑟啦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静若处子暮霭娴,动若脱兔山涧跃
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宠辱不惊,看夏日塔拉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百花掌上云卷云舒.
没有洗漱,早早钻进帐篷,后面的路还很长,后面的任务还很艰巨,这一夜有一小半人都在纠结第二天要不要继续跟着队伍走,此时下撤可以返回皇城,要是第二天结束跟不上麻烦就大了。
24日清晨,3人下撤,其余14人(7男7女)整装出发,昨天算是热身啦,今天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穿越。
站在蓝天门,一面是壮美的峡谷风光,另一面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雄伟的岗什卡雪峰在向我们招手,雄鹰在蓝天上翱翔,五彩的羊群撒在绿色的大地上。
过了蓝天门也就是百花掌的最南端开始下行,一个河流冲积而成的滩涂呈现在眼前,名为水关滩。
水关滩是由发源于5024峰北坡乱石窝冰川形成的水关河由南向北流经草达坂湾时拐向东北,拐弯处形成一片较为宽阔的滩地。
昨天宽敞平整的牧道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羊肠小路和没路,顺着水关河一路上行……
过了水关滩就进入青海境内,甘肃境内的牧民是裕固族,青海境内的牧民是藏族,牧民们纯朴热情,总是提醒我们路途遥远。
不停的要在河沟里穿梭,每个人都练就了辗转腾挪间已到了对岸的功夫(当然这里指的是那些比较清浅的河流,深一些的还是要搭石头)
中途休息,仗尖的方向就是5024(冷龙岭的次峰,以高度来命名的山峰
不能卸包的时候我们会这样休息
 豹子大概正做梦娶了五个老婆
这是个谁睡的这样没有节操
到了乱石窝,距离我们扎营的地方还有三公里。
  马上到营地,又下雨了,这雨也真是,每天都赶着我们安营扎寨,雨量还不小,不穿雨披是不行了。
从三点半开始下起小雨,赶到营地,扎好帐篷⛺,其他友友都开始烧水做饭,中午吃了些馕还不太饿,只是穿着雨披赶路,这会儿停下来冻得发抖,赶紧把半块生姜切成片连同冰糖枸杞一起煮了,等待的功夫,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又把睡袋裹在身上还是哆嗦,失温在户外是很可怕的事情。这里海拔高沸点低,刚烧开的水就可以吸溜着喝了,缩在帐篷里喝着滚烫的姜糖水,心里暖和起来,身体也舒展了。 休息了一会雨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已经下午五点,支起外帐的一角,搭个简易伙房开始做晚饭,儿子说吃拌面,挂面煮好把我在家里炒的酱拌进去,居然比汤面还好吃,只可惜我带的脱水蔬菜用不上了。
第二天先下到沟底,再顺水关河上行,爬升500米,步行21公里。
收拾停当,三个人呆在帐篷里聊天,外面温度越来越低,湍流的河水声加上越来越急的雨打帐篷声汇成一首交响乐,帐篷里干燥温暖,突然觉得在寒风冷雨的大山深处有这么一处小小的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真是幸福,一家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家,现在这小小的帐篷就是我们的家。
儿子七点钟进浪走的帐篷睡觉去了,没事干我们也准备睡觉,躺在睡袋里我不禁开始有些担心,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明天是最艰巨的一天,要翻老虎嘴垭口,明早还是这样肯定不能出发,雨小了能走吗?如果不翻垭口往回走干粮够吗?我的帐篷能挡住连续的大雨吗?放在外面的背包有没有裹严实,会不会被雨浸泡……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半夜醒过几次依然是大雨敲打着帐篷,早上五点半定的闹钟响了,神奇的大雨也就在这时候开始变小直至停止。
除了身体和身上的衣服是干燥的,其他都是潮的或湿的,帐篷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底部也积了些水,搞不清楚是里边的水汽还是灌进的雨水,抖一抖叠好装进包里,两天时间减少的食物重量又不止双倍的叠加上去,拔营登垭口,背包明显重了许多。
 昨天的雨下的也顾不上看四周的状况,现在一望,好多山头已被白雪覆盖,我们扎营的地方正是一处丹霞地貌,这两天看多了绿色,猛然见到红色的山体很是欣喜。
一口气爬到一个坡顶,四周有几个垭口,究竟往哪里走,驴头判断牧民告诉他的是宁缠垭口,遂决定按照自己的判断上去寻找,我们看着驴头的身影逐渐变成一个黑点,接着变成两个黑点(背包和身体),一个静止一个移动,又只剩下静止的黑点,过了好长时间,才又见到移动的黑点,有没有招手离得太远已经看不出来,似乎有呐喊声传来,兴奋的我们立马上包,寻着驴头的方向而去。
越往垭口雪越厚,这得益于昨天那连续十五个小时的大雨。
 这里就是垭口了,左下角就是那个巨大的敖包。
 
大雪覆盖垭口已经让我们惊喜了,往下走了不远,一处水滴状的海子呈现在我们面前,惊的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一处什么所在,湛蓝、静谧、清澈、和这雪的世界相互完美映衬。
海子另外的角度。
垭口的另一侧,是不是觉得画面背景美的都不真实了。
沿着大大小小敖包指引的方向一路快速下行,垭口很快就被我们留在了后面。
这是我们一行人分道扬镳的地方,两个走到河对岸,实在不想往上爬的我带着三个友友沿河边踯躅前行,其余的到山坡上绕行。
走在高高低低的河边岩石上,一个不小心后面的脚踩松一块岩石,身体向前扑去,此时身后沉重的背包发挥了强大的作用,把我的上半身压向地面,并且毫无停止之意,顺势把我高贵的头颅也重重压了下去......跪趴在地上前后瞄了瞄,没有人……(读者们不要自作聪明的认为我是怕人看见狼狈样,只是我充分的考虑到前行人的尴尬,爱晚亭行如此大礼是要闹哪样),运了一口气,硬硬挺起后脖颈,把背包送到它该去的位置,再一次确定无人看见,于是气定神闲地整整衣裤,继续向前走去,只是这次更小心了。
 从老虎沟口下来一直沿着河流下行,路上遇到了一个牧民大哥,告诉我们走出沟口还需4小时,但是大雨2小时后就下,我们可以在他家羊圈附近平地扎营,(事实上当我们走到他家的羊圈,三条藏獒狂吠不止,虽然被拴在石桩上我们还是从山坡上面远远绕开它离去)。我问牧民大哥那条河叫什么名字,大哥犹豫了一下说叫好梦,不知真叫好梦还是大哥的良好祝愿!
  艳阳高照,雨还没有来临的迹象,不约而同的,帐篷还没有扎,花花绿绿的睡袋、衣服、雨披都摊在地席上、防潮垫上、有的直接扔在草地上暴晒,今儿终于扎营没下雨了,昨晚那些潮呼呼的东西好好见见阳光。
也可以在帐外做饭吃饭了,吃完饭一些友友到附近散了散步,好悠闲!今日爬升600米,过了垭口又下降600米,徒步距离19公里。凑巧的是,我们三个扎营地都在3600米左右。
第四天清晨,刚走了一公里,一条旁侧汇入的河流横亘眼前,一筹莫展之际,人迹罕至的山坡上突然出现一人一骑一犬,赶快招手,白马寻路跳跃而下,白狗紧随其后,待至眼前,赶紧询问哪里可以过河,牧民汉子看了看我们摇了摇头,随后一个个将我们驮过河。
把脸色煞白的驴头送过河,白马转身回来,还未停下,只见那牧民汉子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斜刺里纵身一跃已稳稳坐在马背上,哇哦!好漂亮的身手(爱晚亭此时明显花痴状),驴头:你信不信过河的时候牧民汉子给了你一百个鄙视的眼神。 把我们14个人连同背包送过河,那马儿已经明显乏力,惊魂未定的驴头要给牧民汉子一些钱,牧民死活不要,我们执意塞入汉子怀中转身而去,好人一生平安!
撰文至此,我仍心中疑虑,如果不是那一人一骑,我们该如何过河。那牧民汉子如同神兵天降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今天下行约10公里出山,毛毛雨啦,可是真正走起来是最危险的一天,现在想想仍不寒而栗,河流两旁是绝壁的时候,我们要绕到山上,或从山腰上斜切过去,有的地方只能容纳一只脚地面还是斜的,我们都背着重包,万一脚底打滑,后果不堪设想,亏的是下过雨又晒了一天,地面既不泥泞也不干滑,登山杖也能支的住,老天保佑。
尾声
王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由于深处中国教育体制之阴影下,写作业已然成为必须要做的功课,为增加文章的可读性、趣味性、直观性和真实性以及本人嘚瑟和显摆的必要性,不可避免的要增加一些图片,这就涉及到其他友友的版权以及肖像权,有不愿出镜以及不想让小女子使用图片的,给我个深情的眼神——我懂得
历时三天半,行程75公里,我们终于走出了大山,走上了乡道,不知谁说了一句“终于重返人间”,我问:“是从天堂还是地狱”,说的同时我们都沉默了,是啊,眼睛可能从天堂回到了人间,身体或许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豹子说我们一家三口是收获最大的,还有友友说她们只做了一件事——走路,而我不紧不慢的把能做的都做了。
文章已接近尾声,掩卷而思,我们只是从甘肃皇城穿越至青海门源那么简单吗?从零上三十度到零上三度,从对重装徒步一无所知到深有感触、从喧嚣的都市到无人的深山、从陌生人到朋友、从物欲横流到一粥一饭一塌、从疲于奔命到简单生活、从天各一方到挤在小小的帐篷里窃窃私语……都发生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这难道不是穿越吗?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些感悟,当我到达垭口看到那空灵绝美的一滴眼泪,所有的语言汇成两个字“释然”。
二O一八年九月一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分类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返回首页

旅游资讯论坛--野驴网

Processed in 0.093749 second(s), 21 queries.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yelv! 2012 © 2012-2018 yelv.com.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Q群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Honor accompaniments. theme yelv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