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驴网 首页 国内游记 陕西 查看内容

一次秦岭之巅的徒步探险——鳌太穿越

2018-12-1 12:01| 发布者: travel2012| 查看: 264| 评论: 0

摘要: 大概在一个月前,一位吕梁的驴友问我要不要国庆一起去徒步穿越鳌太,我当时完全不知道鳌太是什么。紧接着,他给我发了线路介绍。我才大概知道,鳌太穿越是陕西乃至全国户外的顶级线路,也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是中 ...

大概在一个月前,一位吕梁驴友问我要不要国庆一起去徒步穿越鳌太,我当时完全不知道鳌太是什么。紧接着,他给我发了线路介绍。我才大概知道,鳌太穿越是陕西乃至全国户外的顶级线路,也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是中国最艰难的十大徒步线路之一,也是死亡率非常高的一条户外徒步线路。

立马就被吸引住了。天生好奇心就很强,也乐于去接受挑战。于是,很快就答应一起报名参加。

那么,鳌太,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呢?

鳌太,即纵贯秦岭次主峰鳌山与主峰太白山之间的一条主脉线路。这条直线距离约40公里,实际穿越约120公里的路,隔开了中国的南北,也是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因此,鳌太穿越,也被誉为“行走在中华龙脊”上的探险。

这是一条极为艰险的线路。海拔最高处拔仙台为3767米,途中将翻越太白山主峰拔仙台、鳌山顶点导航架、飞机梁、跑马梁等十余座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由于秦岭为我国南北分界线,气候极为多变,常会遇到浓雾、暴雨等的突然而至,极易导致迷路、意外受伤甚至山难等。另外,行进中需要攀爬多个石海,有时水源也较难找到。6天左右的时间,大部分行走在无人区,中途无补给,须背负重装穿越。这些无疑都增加了徒步穿越的难度。

9月30日:西安汇合,出发

上午我们到达西安。下午三点半与全国各地的驴友们汇合后,坐车前往塘口。三个半小时后到达,在农家吃完晚饭后,就地露营

10月1日:塘口村(1750米)——火烧坡——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250米)

这是真正开始穿越的第一天,几乎就是一路拔高,背着死沉死沉的包不停地往上爬,累到无言。如果汗水值钱的话,这一天很多穿越鳌太的同伴们应该都能挣到不少钱。当然,现实情况是,白开水和矿泉水会更加值钱,尤其在大汗淋漓之时,更显珍贵。

早上7:30,我们一行人坐上村里的拖拉机到达塘口后,开始徒步。刚开始,天气还不错,阴天,云雾缭绕。秋天的山峰布满着红绿交杂的点点斑驳在云雾间若隐若现,而这团团随风飘散的云雾让眼前的山峰更显梦幻和神秘。

原本以为不过就是爬山而已,可真正背着重包一步一步往上爬,而且总是看不到山顶时,内心是崩溃和绝望的。

天气越来越晴朗。我们在树林间的石头路上一直往上攀爬,阳光慢慢照射进来,洒落在身上,暖暖的,亦如我们决心征服鳌太的心境,明朗而坚定。

趟过小溪,越过山坡,顶着烈日,连续不停地爬着山,任汗水湿透衣服,任肩带磨红双肩,任金色阳光暴晒,大家一路前行,一路打趣,时间也就在不经意间流逝着。

秋日的秦岭,有着如喀纳斯般的美景,赏之不尽,悦心不已。当翻过火烧坡,看到漫山的落叶松,泛着金黄,在清透的蓝天白云下,绽放着美丽。对于身体已疲累的我们来说,这无疑是一份惊喜,至少眼睛会为之一亮,至少心里会为之欣喜。

反正是全程爬高,必定是会很累的。索性在到达2900营地时,我们卸下包,躺倒在草地上,赏会秋景,歇够了再赶路。

于是,眼睛开始自由地晃来晃去,寻找美好的事物。当看到竟有人还带了大瓶的可乐、果粒橙和哈密瓜时,简直就被惊呆了!想想这一大上午的艰辛爬坡,就更是对这样的大神彻底膜拜,这该要有怎样的动力才能一点点地将它们扛过1000多米的海拔啊!

随后,继续朝着盆景园营地的方向前行。都说鳌太的气候复杂多变,没想到来的那么快。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瞬间乌云来袭,原以为要下雨,结果下的是小冰雹。

淋着冰雹,寒意瑟瑟,却挡不住我们一路向前的脚步。大概在下午四点半左右,我们到达盆景园营地,在此搭帐篷露营。

冰雹过后,还下了一阵雨,空气里也就一直弥漫着氤氲的寒冷。电闪雷鸣过后,并未下起大雨,却反倒闪现出落日的余晖,金色漫天,像是佛光乍现,美艳了天空。

这一天的晚上,秦岭的夜空很美。繁星满天,颗颗晶亮,一闪一闪,像是在不停地诉说着故事,神秘莫测,引人探寻。

就这样,寻思着秦岭星河的故事,躺在秦岭大地上,慢慢沉入梦乡……

10月2日:盆景园营地(3250米)——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米)——药王洞(3361米)——麦秸岭(3500米)——水窝子营地(3100米)

这一天,不再一路拔高,相对第一天,稍微轻松点,尽管到最后同样累到连走路都能睡着。

大概是昨天下过大雨和冰雹,早上的日出格外美艳。历经风雨的人生也终归向着美好。万物终究还算是平衡的。

曾经,在很多地方,看过很多次日出,每一次都不一样。以前看到日出,心中都会无限欣喜。而这一次,更多的是淡定与从容,大概是因为没有去期待,更加懂得感受当下的意义,也更明白岁月长河里的一切都是来之不易的,当珍惜。这样的日出,唯有此时,唯有此地,最美。

吃过简单的早餐后,7:30拔营出发。一大早,就开始拔高,缓慢前进。一开始,我们还会一直问领队,还有多远到达,领队很少给出确切答案。慢慢地,才发现,其实问了也白问。但凡脚下有路,就一直走吧,不要妄想能看到路的尽头。

爬过一山,还会有另一山;翻过这山,还有那山。一山连着一山,这山望着那山高。

令人心生恐慌的是,鳌太的穿越中,绝大部分都是石海,大多是第四季冰川遗迹形成的。石头阵有很多,都需要手脚并用,并且要小心地走好每一步。来自杭州的觉悟大哥概括的很经典:负重三十多斤翻越这样的石海,只有手脚并用,拿出攀岩的技巧和马拉松的耐力,强行攀越再翻越。

然而,不幸的是,也就是在翻越石海时,觉悟大哥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韧带被损伤,但是他依然说他要坚持走完。当听到领队说出这个消息时,很讶异,也很担心。之前就有听说,觉悟大哥在来鳌太之前就专程给自己的膝盖去打过封闭针。可想而知,穿越鳌太,对他来说,是一个梦想,一个他想认真而努力去实现的梦想,意义非凡。如若因为意外受伤而不能实现,必然会很失落。

当我们站在药王洞的石头上,回过头,遥望着觉悟大哥向我们走来的身影,一步一步,缓慢而艰难,却毫不放弃,突然就被打动了。那是一个充满力量的身影,带着坚定的信仰和执着的追求。

我和娟子跑过去,接上他,再到药王洞,让他先停歇,然后我们提出要替他分担重量。觉悟大哥立马就拒绝了,他说他不能成为大家的负担和累赘,他自己可以坚持。

但是我们都清楚地看到他的腿摔的并不轻,再背负三四十斤重的包,必定过于艰辛。于是,不由他分说,我们抢过他的包,开始往里一样一样地拿出东西,相互分担,只剩下些路餐、水和雨衣之类的轻物和必用品。然后嘱咐他一定要慢慢走,不能急,我们会在营地等他。

在天黑前,觉悟大哥到达了营地。我们搭好了帐篷,做好了饭,烧好了水,正等他。一切都刚刚好。满满的幸福感浸润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田。

这个夜晚,依然有星河,看的到清晰无比的星座,繁星依然漫天,很美,很美。

后来,行程全部结束之后,我才知道,那天觉悟大哥被感动的哭了很久。

后来,领队冷冻在他的这次鳌太回顾帖上说他当时在旁边看到这一幕时,眼泪也一直在眼眶中打转,他在文中写道:“这也许就是我这次看到的最美的风景了。”

其实,这不过是小小的善举,如果是在平时,一定不足以称道。但是,在那种艰辛的条件下,人的内心更容易脆弱和柔软。来自五湖四海的驴友们,之前都不相识,能够彼此信任和关怀,也是一种缘分。

也想起曾经在书里读到过的一句话:最好的旅行,就是你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

旅行,不一定只是为看风景,还有很多比风景更美好的东西。

10月3日:水窝子营地(3100米)——飞机梁(3481米)——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南天门草甸

又一天的行程开始了。

依然记得,这天早上,晨曦微露之时,帐篷外刮起了大风。风声呼啸,铺天盖地,仿佛连带帐篷也要被拔地吹起。也就不再能睡得着,隔着帐篷,已冷冷地感受到了外面的寒意,不禁瑟瑟发抖,冷意袭入骨髓。

任由风再大,天再冷,路程还远,我们也只能继续前行。

一大早,又是以登高开始,已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爬高了,只知道我们需要在连续五天的时间里攀爬十几座海拔3000多米的高峰,每天来回在座座高峰之间穿梭。

没有真正徒步过的人也许很难想象和理解,这样的重装徒步穿越山地是极其备受摧残和考验的。在陡坡面前,每一步都很艰辛。抬头举目,望不到山顶,时时刻刻都在感受着绝望和无奈,而唯一能让内心感到踏实的是:脚下还有路。

只要还有路,就会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就还不至于绝望到底。

爬过第一座山峰时,迎面吹来一阵大风,我们颤颤巍巍,踉跄在风里。吹乱了头发,吹走了上坡时的喘息声,站在风中,只能听见风的狂吼。

这样的风,把天空吹的更蓝,还吹来了云海。我们索性停下了脚步,来到山头,在狂风的肆虐中去欣赏这番大美秦岭。

重峦叠嶂,一山又一山,云海在远处,团团白云,厚实,迷幻,如入梦境。云海随风翻涌,不断变幻,仙雾缭绕。如果,这都不算诗和远方,又会是哪?只是,这样一条追寻之路,确实不易。

攀爬不尽的石海,高深难测的悬崖,望无边际的四野,肆虐无边的狂风……

我们依然还在前行。

飞机梁的风更猛,更大。两边是山谷,我们在山脊线上,举步维艰。仿若狂风再增大一级,我们就会被风吹进如悬崖般的山谷。风吹草动,山峰上发黄的草儿贴切着地面,平平整整。尽管我们都用力抓靠地面,踩稳脚下的路,依然身体倾斜,大致成60度到80度的角,艰难地在狂风中维持平衡。

飞机梁,梁1,梁2,梁3,直到营地,狂风也没有止息,一直到深夜。整整一天,我们都在大风中行进。受够了风的肆虐,被吹够了,吹的头脑发昏,吹的迷茫无助,我们都在惶恐:是否该继续前行?

既然选择了远方,就该风雨不惧,勇敢前行。

尽管在这样难得一遇的8级大风中行走异常吃力,阻力很大;尽管身体早已被折腾的疲惫不堪;尽管心里也在不断地打退堂鼓;但是,就只为这次梦想,我们相互鼓励着,坚持前行。

由于风力实在太大,原定的营地不能扎营,我们被迫前行,最后选择在一片较为封闭的松树林里安顿驻扎。

夜幕降临前,空中风卷残云,迷雾起,团团侵袭。明天,又该会是怎样的天气?

筋疲力尽的我们早已顾不上担忧了,钻进睡袋,先好好休养再说。

10月4日:南天门草甸——塔1峰——塔2峰——西源(3200米)——大太白梁(九重天3520米)——大石河营地(3174米)

天亮后,发现帐篷外是白茫茫一大片,迷雾漫天。领队唯一大声地说着注意事项,让大家今天一定要紧凑行走,千万不能迷路。

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在历年鳌太穿越中时常有驴友因迷路而丧生。迷雾中路况及人影的能见度都很低,再加上路迹不明显,如果脱离团队独自贸然行走的话,在偌大的秦岭中极易迷路走失。在这样的环境中迷路,将会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于是,大家都十分警惕,从一开始,就保持团队作战精神,彼此关照,一个不落,紧紧相随。

横切塔1塔2时,还伴着大风,我们一边摸索,一边前行。好几次无路可循,寸步难行,只好由前方人员先探路,走通后再返回相告。就这样,一点点地,终究到达西源。

在横切塔1时,听说后面有一淮北的驴友不慎掉下石头阵,摔伤较为严重,好在抢救及时,暂无生命危险。

还记得,在来鳌太之前,也有好些人劝过我最好不要去,实在太危险。我当时只是认为不过就是爬山而已,我从小爬到大,又能有什么问题呢?再加上,鳌太自身被冠有那么多的名号和噱头,绝对不是盖的,也值得去探个究竟。要敢于去探索,对生命才会有更多的发现。

直到这次真正穿越鳌太时,才慢慢发现,确实轻视了鳌太。在祖国的万千河山中,它的自然风景不是最美的,海拔不是最高的,路况不是最复杂的,气候也还不是最恶劣的,可是将这些都综合集结起来,它绝对足够充满极大的挑战性。

如果要用如履薄冰、步步为营这样的成语来形容我们穿越鳌太时所走的每一步是一点也不为过的。殊不知,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滑入石海、坠入悬崖,也就一念之间,生死两隔。

因此,我们都格外小心翼翼,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惜命。生命,也正是在这样的险境中,显得弥足珍贵。也正是在这样的许多个瞬间,我们会心心念念一些人一些事,心里念叨最多的那些人那些事,其实也正是对我们而言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和事。大概也正是这样,在一次又一次的面对着死亡时,我们才开始真正的去思考活着的意义。

死而为生,向死而生。只有真正地去体验,才能确切地感悟到生命的意义。在有限的人生里,我们该如何去选择、该如何去度过,才不枉此生、不愧对生命。

在西源的背风处稍事休整,简单享用路餐后,我们不得不继续前行。很早就听说,下午的九重石海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也确实是如此,至少于我而言,那是鳌太穿越中极为困难的时刻。

九重石海也叫大太白梁顶,海拔3526多米,与鳌山、拔仙台一起并称为秦岭三大主峰;攀爬九重石海非常艰难,上面全是一人多高的巨石,需垂直拔高360多米;登上九重石海,标志着我们鳌太穿越已基本成功。

茫茫一大片石海,毫无路迹可循,再加上迷雾重重,大风凛冽,想想就瑟瑟发抖。奈何,跨出第一步,自然会有下一步,安然地去接受考验吧!

爬过几步,甚觉吃力。向上望去,满眼的石头,冷峻的石头。大石头,小石头,重重叠叠,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别无他物,真不愧为石海。

弯弯曲曲,绕来绕去。走完一个平台,又一个平台,完完全全看不到尽头。这个时候,随意往下一看,一片由石头垒砌而成的石谷悬崖跳入眼帘,迷雾飘散,仿佛整个人置身于茫茫的石头仙海。而对于我这样极为恐高的人来说,这简直要命,腿脚早已哆嗦不停。

险象丛生,勇者无畏。我终究还是没那么勇敢,始终不敢像前面的那些驴友那样站立着在石头上勇敢跳跃,我只能手脚并用,慢慢地从这块石头小心地一点一点地挪到另一块石头,每到一个小平台都气喘吁吁,每次都需要极力地在内心鼓励着自己,方可迈出下一步。

听向导说,这片石海中埋藏了很多驴友的尸骨。有失温冻死的,也有滑落坠跌而死的,还有莫名地病发而死,各种玄乎其玄的死亡故事此时听来更是毛骨悚然。原本看到大一点的石头间隙,还会稍事停留,背风休息。听完向导说的故事后,简直都不敢往石头缝隙里看,彻骨的寒意袭来,还是赶紧往上爬吧。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爬完一个平台,又一个平台,过完一个塔尖,又一个塔尖,这时我也才真正体会到“九重石海”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累觉不爱,望而生畏,无念而想。

待费劲全身的洪荒之力,总算攀爬至顶。如若是晴天,这应该是一个一览众山小的好地方。

腿脚还在发软,战战兢兢,两个小时的攀爬,像是从死亡中刚刚穿梭回来,惊魂未定。大喘着气,看看周边,浓雾还未散,雄伟壮观、大气磅礴的秦岭大梁在眼前若隐若现。

想起这几日的艰辛路程,眼角噙满泪水,莫名地觉得感动。这是一次挑战,一次考验,也是一种成长,一种历练。我们一路沿着中华的龙脊走来,人生能有此行,已足矣。

随后,秦岭的气候又一次瞬息万变,开始下起大雨。我们在暴雨中,一刻不停地赶路,一路下坡,直至大石河营地。

冒着雨,搭帐篷,烧水,做饭。躺进睡袋后,回想起来,才觉得,幸福来得多么不易,平日里看似无味的生活其实很美好。

10月5日:大石河营地(3174米)——东源——万仙阵(3564米)——雷公庙(3533米)——东跑马梁——拔仙台(3767.2米)——大爷海(3590米)——大文公庙(3495米)——太白山景区出口

早晨醒来,依然还在下雨。无疑,又增加了前行的难度,也意味着我们极有可能不能再按原计划到达平安寺,只能从太白山景区下撤,结束行程。

不得不感慨:每一天都在想要放弃,每一天又都还在坚持,终于坚守到了最后一天。历经身心的磨砺,一切有多不易,唯有自己体会。只愿今后,走在生命岁月中,能真诚地活在珍惜里,不负时光,不负此生。

此时的我们,从身体到心灵,像绷到极致的弦,紧张而疲惫,却也夹杂着兴奋,因为终于熬到了尽头,离终点不再遥远。

打包东西的时候,竟莫名地有那么一丝不舍,尽管每天都被虐至极点,尽管一路埋怨鳌太的天气,可真到快要结束时,还是会有所怀恋。

无论下雨,无论刮风,我们还是要启程前行,为了最后的终点,为了重回人间。

于是,又一次,冒着大雨,一路爬坡,历经连个多小时,到达万仙阵。烟雨中,石海、石河、石流坡遍布,高低不一的玛尼堆满目林立,绝对是观赏第四纪冰川地貌的好场所。只是,大雨滂沱,我们已无心多停留,眼过即好。

渐渐地,大雨转变为冰雹,打落在我们身上。恍然间,我们已无力再埋怨,大概已适应鳌太的气候万变了。干脆,只顾往前走,反正全身早已淋湿,再被冰雹吹打,又有何可惧?

还在路上艰难跋涉的我们,像最近连着几天的这个时候一样,最后一次地还在念叨着穿越成功之后要去大吃一顿,不是要去吃大餐,是要去吃哈密瓜,吃猕猴桃,吃苹果,吃梨,或者只是吃一碗西安的面,就很好,就很知足。如若还能洗个热水澡,舒服地躺在沙发上看会电视,喝口水,吃到家人做的饭,那便是最最幸福的事情。

人性至简。当生命到了最后,或者在历经磨难之后,我们的欲望会降到最低,低到一瓶矿泉水一碗面就能让我们很满足。这个时候的我们不会幻想需要有多大的房子多好的车子,只要有点滴的关怀与爱,只要有最迫切需要的食物补给,就会觉得无比幸福。如若过往的平常,我们能有此心境,日子是不是会过的有所不一样呢?

走至跑马梁,冰雹停了,天空中竟飘起了雪!早上掀开帐篷时,还在嘀咕:为什么还是雨,要是下雪就好了。现在还真不幸被言中。瞬间被鳌太的天气彻底给折服了。

不管气候如何恶劣,此时的我们已毫无退路,只能一往无前。在老爷海用过午餐后,我们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飞速赶路,毫不停歇,只为尽快穿越太白山,到达终点。

飘雪纷飞,弥散在太白山的石头小道,伴着落叶,山间的浓雾随起随落,宁静而安详。

当我们走出景区后,总算有了信号,终于重回人间,结束了无人区的探索和穿越。

10月6日:回到西安,鳌太穿越结束

穿越鳌太之后,最大的感受:还能安然无恙地好好活着,是一件极为幸福和美好的事情。

写在最后的话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鳌太,一条困难重重有万千险阻却也温情满溢的鳌太,一条穿梭于生死之间却又执意怀恋的鳌太,如同我们心中的梦想。鳌太的魅力,绝不仅仅只在于大美的秦岭,更多的是,关于对人生的思考和对生命的感悟。历经身心的磨砺,我们会更加珍惜余生的每一天,会更加懂得,我们该去过有意义的人生。

走过鳌太,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还很长,鳌太烙印在我们心间的会是一种力量,一种明知有危险有困难却依然能够义无反顾一路向前去勇敢穿越去努力实现的力量,这种力量是无限的,需要有决心和勇气。

行走在华夏文明的龙脉之上,带给我们的是身心的震撼。这样一次秦岭之巅的徒步探险旅行,更是一次生命的成长,感谢一路同行的所有人,愿我们都能在旅行中不断进化成更好的自己!

PS:

@超越:来自上海。出汗多,一天最多竟能补给10斤水。是位细心、体贴的好大哥,英语忒好,爱摄影,装备齐全。他最后把他的睡袋留给了秦岭,作为纪念。在最后一天,迫切地一路狂奔下撤,我们都完全跟不上。重回人间后,满血复活。

@包王:来自吕梁。特能背东西,他说他能六七十斤,于是,全程替我背着瑜伽垫,是个很好的背夫。基本上,我们小分队在营地的伙食由他负责,是个很好的伙夫。懂点医术,常上山采药,还是我们一路上的大夫。

@娟子:来自厦门。一枚坚强、勇敢的女汉子,強驴,去过很多地方。很能吃,也很能聊,但是不爱吃面条。热心,善良,独立性强,也特能吃苦。在古时候,她应该是一名会飞檐走壁的女侠。整个行程中,她的路餐分享最多,每次肚子饿了,她都能随手就能拿出好多好吃的,想象都觉得好幸福。(反正一路上我俩女汉子都饿的特别快,只好一直吃,还总是吃不饱,最后下山后在农家每人能吃三碗米饭)

@小天:来自福州。他很瘦小,却有一双飞毛腿,走的飞快。常常走在我们的最前面。也常常给我们去占领营地。唯独在穿越九重石海那天,他选择了收队,大大地降低了自己的配速,在最后面照顾着大家。非常感谢他,在我攀爬石海最无助最绝望最崩溃的时候,一直给予我希望,不断地鼓励着我,抚慰着我,我才一步一步坚持爬到九重天的顶端。绝对的好心人!

@觉悟:来自杭州。我们都叫他觉悟大哥。走路慢,常常在后面,加上腿受伤,在第四天的时候随向导下撤。不得不说,那真是个明智的选择。后两天气候过于恶劣,路况也不好,他的膝盖韧带损伤也不轻,如果强行坚持,后果不堪设想。也许,吉人总是自有天相吧。他们下撤的路线几乎无驴友痕迹,风景绝美,路上还能看到羚牛的尸骨,算是因祸得福吧。没有走完鳌太,却依然有满意的收获,又何尝不是一种意外的惊喜!

@一路向前:来自南京。总是不紧不慢,晃晃悠悠,却也真的是一路向前,尤其到最后一天,压根看不到他人影,简直是飞速下撤。

@小智:来自运城。90后,鲜肉一枚。很爱美景,不管大雨,还是大雪,都不畏寒冷,一定坚持停留拍照。走路很快,却常常谦让这我们这些大哥大姐,是个好孩子。他大概是唯一一个带着糖的,吃起来很甜。

@起名字很麻烦:来自上海。话不太多,但是很利索。微信名太长,后来我们叫他麻利。印象深的是他竟然带了鸡蛋,而且完好无损,但基本都被我们给吃了。

@水灵灵:哈哈。不评价我自己。我要感谢我自己,谢谢自己有勇气去挑战,谢谢自己能够坦然接受困难,谢谢自己能够一直坚持!

以上,是我们自行组织的“九人小分队”。非常怀念大家在鳌太中那份相互鼓励相互照应的关怀!依然清楚地记得10月6日的晚上,我们九人齐聚西安不夜城,一起淋着小雨逛回民街,一起畅聊各种话题,一起相约明年的狼塔之行,直到半夜凌晨,依然不舍。毕竟,来自五湖四海,即将各奔东西,尽管来日方长,再相聚,不知在何时。不管怎样,深深地感谢你们,有你们,鳌太才更加难忘更加值得去怀恋!

@唯一:领队。又高又瘦,有一双大长腿,走得快,所以一般都在最前面带队。是个牛人,多次成功带队穿越鳌太及其他户外高难度徒步线路,户外达人。很有责任心,很有趣。

@冷冻:领队。这是和我们小分队混的最熟的领队。基本是一路负责带领我们几个,很真诚,很好玩,看到他我们就会觉得心安,因为跟着他走就不会掉队,他的配速和节奏总是把握的刚刚好。穿越的时候,以为他从来都话少,后来才发现,他也巨能聊。还一直自夸自己唱歌超级无比好听。

@番薯:领队。这个领队在路上比较少见,因为他比较辛苦,总是在最后面收队,陪着走的最慢的队员。他长的有点像吴京。

@熊佳:领队。带着他的女友一起走鳌太,但是没有全程走完,太虐,最后随同觉悟大哥,还有向导提前下撤。不过,他们却意外地发现了另一绝佳徒步线路,听说风景还不错,算是另一种不一样的收获。

@段碧:来自韩城。段哥也许是我们这次鳌太穿越中年龄最大的,快60了,身体却很硬朗。还记得,第一天爬山路上,在树荫下休息时,他给我们吃他从家里带过来的石头饼,特顶饱。爬起山来,精气神十足,脚步飞快,比我们都厉害多了!

@梁天奕:来自鄂尔多斯。有时,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的很小。8月份跑鄂马时我们应该见过,只是不相识,加上微信后,却发现朋友圈里有共同好友。热情洋溢,活泼开朗,积极乐观,全程不停地录视屏直播。他说他的梦想是登顶8848,祝愿他能够实现!

@白兰票子:来自辽宁。这位东北大哥,只有在营地才能遇到。常常与我们相邻,算是营地上的邻居。到第四天夜晚的时候,他说他带了一斤半的白酒还未喝完,然后到处邀约人陪他喝酒,也真够豪爽。

@逆水寒:来自辽宁。神龙见首不见尾,这哥们从第一天就开始高反,然后全程高反,一到营地,扎好帐篷后,就在帐篷内睡觉休息。能够坚持到最后,也是怪不容易的。

@空省:来自大庆。最后两天,路上一直相遇,尤其在九重石海,一直给我带路,总是挑好走的,方便我爬行的路,然后我紧跟后边攀爬。非常好的一位东北的大哥!

@其他所有的驴友:来自全国各地。一路艰辛,极其不易。大家都是好样的!

总而言之,真心感谢一路同行的所有人!因为你们,鳌太才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分类

发布主题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返回首页

旅游资讯论坛--野驴网

Processed in 0.187499 second(s), 22 queries.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yelv! 2012 © 2012-2018 yelv.com.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Q群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Honor accompaniments. theme yelv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