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89|回复: 0

[乔戈里峰(K2)] K2,乔戈里峰的冷酷仙境与山峰尽头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4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6
发表于 2020-12-25 13: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K2的困难,首先在于其地理位置的偏僻,巴基斯坦的居民从来不曾称呼过这座山峰,只有山上裸露的白骨有名字”—《喀喇昆仑:加舒尔布鲁木IV峰 》福克斯.马瑞斯
“这座山出自一位艺术家之手。”—传奇登山家 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
143504byzu5xhfbx8f6xrv.jpg

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户外爱好者来说,远在数千公里者外的乔戈里峰(K2),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只能通过文字,图片和影像来遥想她的伟岸身姿:璀璨的星河下,河谷沟壑,冰川纵横,万千巨峰,直指苍穹。
143504bphyd8qqi8g31qqe.jpg

乔戈里峰,世界第二高峰,中国最美十大名山之一,海拔8611米,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叶城县境内与克什米尔地区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区的接壤处,西北---东南山脊为喀喇昆仑山脉主脊线,同时也是中国、巴基斯坦的国境线。
“乔戈里”,通常被认为是塔吉克语,意思是“高大雄伟”。是国际登山界公认的八千米以上攀登难度最大的山峰,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座没有在冬季攀登成功的8000米级独立山峰。其攀登难度远远高于珠穆朗玛峰,1950年到2012年的攀登死亡率高达26.5%。
1861年,英国人奥斯汀(Henry Haversham Godwin-Austen)带队从喀喇昆仑山脉南侧对山峰状况和气候条件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考察,并将其主要山峰依次命名为K1至K5,乔戈里峰是喀拉昆仑山脉第二个被考察的山峰,因此,“K2”名号也就由此流传下来。
143504chtltg0tkrrsmsgr.jpg

喀喇昆山脉上极高峰林立,包括乔戈里峰在内,紧密相连地排列着4座8000米以上的世界级著名高峰:乔戈里峰东侧为布洛阿特峰,海拔8051米;依次还有加舒尔布鲁木山,海拔8080米;加舒尔布鲁木I峰,海拔8028米。7000米以上的高峰有20多座,北侧的斯克洋坎力峰,海拔7545米,西侧的斯潘德峰,海拔7385米;往下还有皇冠峰,海拔7295米。因此,这里就成了世界登山家们瞩目的第二个登山中心。
每年5月至9月,西南季风送来暖湿的气流,进入本地区的雨雪季。9月中旬以后至翌年4月中旬,强劲的西风凛冽而至,带来严酷的寒冬。峰顶的最低气温可达-50℃,最大风速可达25米/秒以上,是登山的气候禁区。因此,登山活动一般安排为:5月~6月初进山,7月~9月,山顶气温稍高,好天气持续时间较长,是登顶的好时间,9月份下撤离开。
143504ohseozphhh3mkkgq.jpg

今天,通过商业团队运作的登山方式,已有近4000人次登顶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但攀登K2,从无商业团队运营,成功登顶还不到300人。每个攀登者,要具备极为全面的攀登素质,并且必须明白此去如同“与死神拥抱”。1982年,一支日本K2登山队的队长甚至这样严峻的表示:作为职业登山家,在K2八千米的高度上,每个人都绝无得到救援的可能,如果不抱有完全自信和必死的决心,就不用上去了。
“野蛮巨峰” (Savage Mountain),是 K2在登山界最著名的绰号。这是一座只允许绝对高手接近的山峰,在全世界一流登山者眼中,她才代表了攀登的终极追求。
K2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的冷酷姿态,考验着一代代顶级攀登者,以万峰之王的地位深居喀喇昆仑山脉深处,拒绝一切太过轻松的拜访。
想要觐见她,首先至要15—20天左右的时间,叶城县开始,乘车翻越阿卡孜达坂和赛力亚克达坂,到达库鲁勒村。以后数天,沿山谷行行进群山之中,荒原,河流,冰川,乱石滩.......继续走,继续走,孤独,仿佛走进了世界尽头。
143505bpkjuephlzkkcsh1.jpg

乔戈里山峰主要有6条山脊,西北一东南山脊为喀喇昆仑山脉主脊线。其它还有北山脊、西山脊、西北山脊、西南山脊。
143505mfwqsqfddodsd1md.jpg

山峰峰额呈极其完美的金字塔形,冰崖壁立,形势险峻。在陡峭的坡壁上布满了雪崩的溜槽痕迹。顶部有一个由北向南微微升起的冰坡,面积较大。北侧如同刀削斧劈,平均坡度达45°以上。从北侧大本营到顶峰,垂直高差竞达4700米,是世界上8000 米以上高峰垂直高差最大的山峰。
143505wvvgylg6q8vp1lsq.jpg

乔戈里峰两侧,是我国最长的冰川—音苏盖提冰川。长达44公里。冰川西侧山谷为陡峭岩壁,滚石,冰崩,雪崩频繁,北侧是乔戈里冰川,地形复杂多变,冰川表面破碎,明暗裂缝纵横交错。
由于坡中国侧难度更大,也更凶险,登山者们大多选择从巴基斯坦侧进行攀登。阿布鲁奇支线也是当今攀登K2最常规的路线。
143505pe9jskezssmsiej9.jpg

这条线路上有几个著名的地点:狭窄烟囱(House's Chimney),因这里的岩壁光滑,需要将手脚抓住岩壁一边,背部抵住岩壁另外一边,不断向上推着攀爬而得名,不过如今这里已经绳索密布,不需要使用这样的方法来攀登了。
黑色金字塔(Black Pyramid),和狭窄烟囱一样的一段需要极高的攀岩技巧才能够登山去的路段。
肩部(Shoulder),是C3到C4营地间相对较平缓的一段(不过还是有30度),但这里高空风极大。
143506pmjv6vvd2jjq6mdp.jpg

瓶颈路段(Bottleneck),位于顶峰下面400m的地方,极其危险,旁边是随时可能崩塌的冰壁,路面也非常陡峭(大于60的的雪坡上横切),根据AdventureStats网站的统计,K2的14次山难中,有13次发生在瓶颈地带以及其周边。虽然这里如此危险,但是通过这里向上攀登却非常节约时间,因此有3条登顶路线都选择通过这里来登顶。
143506bvqt96vbqiiv5t7q.jpg

从1902年英国人奥斯卡 (Oscar Eckenstein)与克劳利 (Aleister Crowley)率队远征开始,近百年来,一代代卓越的登山者,向着K2之巅,前赴后继。
143506u3filli6zk13ui05.jpg

1954年7月31日,意大利登山队的日勒·拉切捷利和闷·康潘尼奥尼2人,从巴基斯坦一侧沿东脊才开创首次登顶的记录,费时将近100天。
143507l6o76r9d66jakee6.jpg

1982年8月4日,日本山岳协会乔戈里峰登山队首次从北坡沿北山脊登顶。
1986年,共有14人登顶。旺达·鲁克凯维茨成为第一位登顶的女性。括勃奈特·钱慕斯,创下了仅用了23小时登顶的纪录,琼斯夫·利克思斯基则是第二次登顶。
1993年,共有16人登顶,布瑞顿·琼恩斯·帕瑞特和美国人丹·慕斯沿西脊路线创下了一次壮举:从突击营地直接突击登顶并返回,仅用了32小时。
.........
2004年7月27日西藏登山探险队于当地时间6时50分(北京时间9时50分)成功登顶。
2012年7月30日,杨春风与其队友张京川及饶剑峰沿南坡登顶成功。这是首支中国民间登山队登顶成功。
2014年7月26日下午2点15分,罗静成功登顶乔格里峰,成为第一位登顶的华人女性。
同样,攀登K2,也是一次人与自然的生死较量。迄今有300人左右成功登顶,同时,也有70多人长眠山中。
2003年9月统计数字:共登顶198人,共死亡53人,总体死亡率26.77%(死亡率=死亡人数/登顶人数),1990年之前的死亡率41%,1990年以来死亡率为19.7%。
143507x6x0hp95i22zq5h4.jpg

k2登山史上最惨烈的悲剧发生在2008年8月1日,11死3伤,创K2单次山难伤亡最高纪录。
那一年的极端恶劣气候,让来自不同国家的10支登山队不得不一直等到了7月末。7月31日,终于等来了一个好天气。8月1日凌晨3:00,各国登山者陆续从4号营地出发,沿提前铺好的路绳前进。
8:00,“瓶颈 (Bottleneck)”路段附近(约海拔8200米至8400米处),来自塞尔维亚的Dren Mandi在调整下自己的氧气装置时,暂时松开了路绳,却在刹那间失足急速坠下。在坠落100米后又站了起来,又再次倒下死去。护送尸体下撤时,巴基斯坦向导Jehan Baig又不幸滑坠失踪。
其他登山者仍在继续上升,当天,共有18人登顶K2。
但此前一些意外的延误、造成“Bottleneck(瓶颈)”路段的拥堵,许多人的登顶时间都已经太迟了。天很快黑了下来,大家仓促下撤。不幸的是,该处高悬的冰塔一次次碎裂、雪崩不断袭来:
第一次,它卷下了在离顶峰100米处等候妻子登顶归来的挪威人Rolf Bae,并切断了所有固定路绳——后续下撤者的“生命之绳”;
第二次或第三次,一位巴基斯坦向导和一位爱尔兰登山者不幸遇难;
第四次,三名韩国人和两位夏尔巴不幸遇难。
......
那次山难之后,整整两年都没人成功踏上K2之巅,直到2011年8月,奥地利女登山家Gerlinde Kaltenbrunner等人成功登顶。
然而,全世界海拔在8000米以上的14座山峰都已经实现无氧登顶和冬季登顶,除了K2。
这对于她而言,依旧是不可征服的记录。
2011年12月,一支俄罗斯登山队反季节攀登K2,其中3人攀至7200米处后,因超强暴风雪和严重冻伤被迫下撤至大本营,队员之一的Vitaly Gorelik终因肺水肿引发心脏骤停去世。
2017年冬天,一支由波兰历史上最著名的登山家喀日什托夫.维列兹基(Krzysztof Wielicki)率领的精英团队。经过两年多的准备,于1月初开始攀登K2。
国际登山团队此前三次尝试在冬季攀登K2,最终都宣告失败。此次这支登山队的能力以及粉丝在社交媒体上的支持,他们很有可能创造历史。但他们攀登的故事与K2本身的故事一样多,都是关于攀登山脉的一切......
随着2017年冬季攀登季节结束,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1887年,一名英国陆军上校近距离地观察了乔戈里峰,他这样描述到:
“这是一座造型完美的山峰,她非常高,人类不可能攀登”。
从某种意义上说,K2是最后一座山,但它的光环和我们对它的敬畏取决于它的不可攀登。 《纽约时报》这样写道:K2是“这个星球上最具敌意 的峰顶……神秘而喜怒无常,有致命的危险”,并以近乎宗教般的敬意想登山者提出了一连串警告:“然而,上帝,那座山“。但是戏剧性在于,K2恰恰是这最后的边界。
143507fjmlp6mhhhxi17an.jpg

群星流转在这澄澈之境,远离人间烟尘。
遥远,冷漠,它的不动性,它的荒蛮度,这些特征让K2并没有得到媒体应有的重视。然而,K2 依然是璀璨闪烁在星光中的无数巨人中的巨人,是喀喇昆仑山无可争议的王者。她激发了登山运动的无穷的勇气和想象力。 那些不同时代的登山者,在野蛮巨峰的冰雪中依然续写着传奇,直到永远。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返回首页

盐城悠游天下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苏ICP备11083490号-3

Processed in 0.369924 second(s), 36 queries.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yelv! 2012 © 2012-2018 yelv.com.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Q群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Honor accompaniments. theme yelv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